undefined 輕小說作家左左暗龍在某日遇見自稱是書迷的神秘少年,
 以此為契機,接二連三發生模仿殺人事件,
 這是單純瘋狂書迷的致敬舉動,
 還是有人想藉機對左左暗不利呢?

 虛擬的創作真的能夠影響到現實嗎?

 先存在的,總是犯人的殺意...而那是由活著的人所產生。
 人類所能過的人生,或許比你我預料的還要真實。

 

書名:輕小說
作者:成島由利
出版社:東立
集數:全四集

【人物簡介】

左左暗龍 輕小說家,故事中遭遇各種事件。

在虛構的故事裡有人死去,因而感到悲傷、感到害怕,感受到某種情緒...對我而言很重要。
我覺得...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人...追求這種只有心情動搖的故事。
一定有人是咬碎、吃下那種東西,才能長大...


加古川 擁有好像很厲害,但又沒甚麼用的能力,能完全記得帥哥美女樣貌的變態刑警XD

我不可能認錯可愛的小學男生和可愛的無業美少女。


實果登 與主角作品中的角色同名,自稱是左左暗的書迷,但似乎另有所圖的謎之少年。


橘愛友里 弟弟被殺害的被害人家屬,母親和社會輿論將責任歸咎於佐佐暗的作品
但是她的真實想法卻是——

一直注視著——...
你已經死了,再也不在了。只留下,繼續看著你所喜歡的我。
強大——...彷彿是唯一的光。喜歡他的你,明明已經不在了。


【心得】

起初我以為這是瘋狂書迷追殺作者的懸疑故事,
後來我發現應該是探討創作是否影響現實的嚴肅作品,
但讀到結局,我覺得這是書迷拼命引起作者注意的戀愛故事,
最後攻略成功如願讓作者持續寫著給她的信,真是可喜可賀(?

回到正題,
這是成島由利想回應日本時事而發想的作品
到底虛擬的創作是否會影響接收者,進而讓人犯下罪行呢?
作者的回答可由書中最後某人的自白作結

具有複數的自己。
認定人的答案只有一種傢伙,根本不把別人當人看吧?

如同少年的事件帶給他家人的影響截然不同,
人們面對相同事物的反應不一定相同,
而橘愛友里同時擁有矛盾、不一致的各種面貌,
又顯現出人具有多面向的自我。


附上左左暗龍寫給橘愛友里的一段話:

目前在我的腦海中,尚未浮現寫給妳的故事。
我只是...覺得妳可能長期失去某種事物...
而擅自決定繼續將這些事物送給妳。
街道、外頭的景色,如果不經意地在骯髒的小路,
或在某處看到貓咪,我也會...
將你失去的視物送給妳。
直到現在的妳無法到達的地方。
我能想到的只有這種信。
哪怕只有一點點也好,
我希望能傳達某種事物...給妳。。

看到這段作家的告白(誤,果然是愛友里大勝利!

我很喜歡成島由利筆下人物用客觀的角度喃喃自語。

書中其他喜歡的句子:

我根本不愛這世界。既使如此,我仍出生在這世界,被迫活下去。
這麼說起來,世界是我的跟蹤狂嗎?
那麼,世界是愛著我的......?

永遠的符號化。世界恐怕再不會更新她的資料。
原來如此,這就是ˋ失去生命。他人的死亡。

如果遇到難過的事,遇到無能為力、令人難過的事,卻又不能視若無睹時,
心靈會想逃向某處。就像人在幸福時,會希望永遠這麼幸福。
痛苦的時候,會想要逃離這種狀態。
而在這時候露出笑容,或者開始找尋敵人,其分歧點在哪裡呢?


放很久的舊稿終於寫完 ヾ(´︶`*)ノ♬
成島由利台版作品我只剩《鐵壹智》沒看完,《我與美貌律師的冒險》剩第3集快出啊!
而說到該作者又要怨念《原獸文書》和《少年魔法士》。・゚・(つд`゚)・゚・

 

※有貼在批踢踢實業坊的Comic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ista 的頭像
Trista

Glass jars

Tris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mi
  • 我也是《原獸文書》和《少年魔法士》的迷呀(難得遇到同好)~因為等到心碎,後來有點拒看成島的作品(這兩部等不到完結,卻還一直出別的作品~嗚),《少年魔法士》終於迎來完結(不知中文版會不會出~唉),又看了您的介紹,有點開始想重新追成島的作品。
  • 謝謝留言,也很高興遇見成島的同好^^
    其實成島的作品大部分都有中文代理,她的迷應該不少喔
    當初我第一次接觸到她的作品是《少年魔法士》,那時一查才發現疑似斷尾,雖然沒完結很傷心還是跑去找其他作品來看,依然非常喜歡她筆下的故事

    等了那麼多年,成島填完《少年魔法士》後,重開《原獸文書》的連載了喔~
    比較擔心青文隔那麼久會不會繼續出,如果出新書也不曉得前面能否再版。

    長鴻有個有趣的例子是《薔薇下的真相》,5、6集和前4集隔了4年才出,還有再版前面集數,等到7、8集又等了4年,目前已追上第9集等待作者出新的集數,如果這系列也能這樣就好了。

    Trista 於 2017/07/18 22: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