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明治初期,商家女兒小松菊乃嚮往開化新世界,
 因緣際會下她與失業忍者柘植清十郎訂下主從關係,
 並訂立了虛假的婚約。
 被時代遺忘的忍者與追求新世界的少女,
 兩人緩慢的戀愛成長故事。

 既然愛了會覺得寂寞,認真去恨又覺得空虛,
 還不如遊戲人間...這就是我所學到的道理。

 

 

書名:明治失業忍法帖——君主與失業忍者1~3
原名:明治失業忍法帖〜じゃじゃ馬主君とリストラ忍者〜
作者:杉山小彌花
出版社:東立
集數:台版三集未完,日版出到第八

undefinedundefined

 

 

 

 

 

  起初在租書店,這部作品的厚度與作品名吸引我的目光,翻到背後這對主僕的對話打到我的萌點,實際看過後發現該書內容相當豐富,劇情細膩、背景考據認真,後來查東立遲遲未有續集而猶豫是否入手,想收書最討厭這種狀況,但轉念一想:就算最後作品未完結,前幾集的內容也值得反覆翻閱,結果還是買了XD
希望這篇能吸引更多人喜歡作品並去購買。

  該作者還有另外一部較早期作品《當世白浪氣質》,內容是描繪昭和年間,一名藝術品竊賊遇見被村莊作為活供品的美少女,全三集,但東販多年遲遲不出最後一本...

【小松菊乃】
  大商家的長女,備受父親寵愛,不只披頭散髮、不綁髮髻、穿男袴,還去私塾、道場學習,被鄰里間稱為『鬼小町』。但隨著年歲漸長還是被父親指定要嫁給拓植清十郎,菊乃當然不服,直接上門找男方希望他主動拒絕。後來見識到柘植的真本領後,菊乃決定答應親事作為權宜之計,與他定下主從關係,並藉此拜託父親讓她進入女校學習。性格善良、充滿好奇心,聰明又視點廣闊,但有時顯得一意孤行,母性的寬容和爆衝的行動力把柘植吃得死死的。

或許我走的路是錯的,
但也沒必要去討厭對的事情啊。
只要我夠堅強就好了。

【柘植清十郎】
  前幕府直參,維新後本家宅邸被沒收,只能靠微薄奉錄過活,在作品中立場屬於舊時代的人,和嚮往新世界的菊乃成對比,他在經歷大時代的起落後,選擇放手、不再期待。

...不管你再怎麼死命掙扎,我覺得還是一樣無濟於事的啊...
歷史確實正經歷莫大的改變。但轉變過的時代,不一定對你友善啊。
我們可是活在非哭即笑、難保中庸的過渡期的人類啊
即使如此,你還是覺得樂趣無窮嗎?

  柘植表面被認為是輕浮、沒出息又好親近的人,實際上擅長演戲、操控弄人心且不信任他人,但對上思考方式截然不同的菊乃完全沒輒,雖然服從菊乃為君主,會聽其命令行事,但膽小又彆扭、幼稚,喜歡用各種方式試探她。明明說忍者是抹煞己心的身分,又只在菊乃面前露出各種破綻,同時感到羞恥和安心感。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第一次被別人看透本性。
仿佛我所有的演技都是白搭...仿佛我總是站在劣勢似的...
看來菊乃小姐真的是我的死穴。
沒辦法好好表達自己的心聲。或許就是我貫徹忍道所受的報應吧...

  男女主角雖然是主從設定,但不是長年的認識或信念的忠誠,蠻常有試探、思考彼此關係的橋段,蠻喜歡這種彼此互相制衡、一來一往的可愛互動ヽ(≧▽≦)ノ

【槙帶刀】
  東京警視廳一等巡查,北越劍聖。喜歡菊乃的強悍和行動力而熱切追求,起初是作為情敵正式登場,但被菊乃歸類於哥哥,後續戲份反而是委託柘植秘密任務為主。

【桃井】
  菊乃在女校的同寢室友,性格認真、努力好學,同時也是會津戰爭的倖存者。

  我後來在P網找圖時看見槙桃TAG,目前他們只有在第二集女宿事件有一點點小交集,桃井家人和未婚夫死於會津戰爭,而槙又參與過北越戰爭,兩人的背景在戰時是互相敵對,非常好奇這對後面的發展。
  主線算是菊乃追求新世界的成長與戀愛之路,其中我最喜歡兩個配角故事是【貓之戀】和【少女易撼學難成】前者是沒落士族齋藤與前武家千金奈央的故事,兩人原是已訂婚的青梅竹馬,維新後女方被父親賣掉,在主角的幫助下,兩人順利逃走,如果是別部作品一定兩人在新天地展開新生活吧,不過...

...你可以不必走在我的後面的。聽說現在開化世界的流行的是並肩走...
..不。我想要跟在正之先生的身後。

  後者為菊乃女校同寢室友桃井的故事,她因身為會津藩的倖存者而痛恨薩長和幕府,立志出人頭地洗刷汙名。

這裡太和平了。幸福的甚至散漫...太不把我們的痛苦放在眼裡。
感覺安慰跟鼓勵都好遙遠...
他們就像是再享受這場悲劇,單純在消費這一切而已...

  這兩個支線故事也帶給菊乃的成長。從一開始菊乃只是為了有趣、新奇而去追求新事物,到後來體認到一味推崇新文化帶來的傷害。

只有「正確」或許是不行的。因為,活著需要的並不是正確啊...

  菊乃這段感嘆是作品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台詞。有就算知道會被時代所吞沒也寧可選擇原來生存方式的人們,既使是正確的,無視人心硬是推行新制度、新觀點也是不可行的。菊乃因此下定決心要努力學習成為女教師。而她面對舊傳統的思維,從一開始抗拒傳統女性的約束,後來坦承從小教育使然,內心還是有個女性基本框架,希望被呵護、能夠依賴男性。她體認到自己的不足與限制後作出實際行動——求婚

菊乃一直想不能輸給男人,
所以發現我「變回女人」時,感覺的很糟糕...
我突然覺得自己卑鄙的不得了...
因為菊乃沒有甚麼能給清十郎先生的...
我甚麼都想送給你,可是...
我還是...沒辦法捨棄掉自己心中的女人框架。那就是我的極限。
但是,極限不代表不便,所以才要思考,
所以才要想辦法,才能在現實當中活下去...
我思考了如何有效率的解決雙方的慾望,
所以只要我們結婚,社會觀點就能容許你盡情好色!
這樣你也該明白,菊乃的心理並沒有拒絕清十郎先生了吧!
只要我充分履行妻子的義務,你也不能說我們是在互相利用了!
而且菊乃畢竟是個女人,早晚也會想結婚的...
這對我們雙方都有益啊!
你明白了嗎?菊乃對清十郎先生的一片至誠!

  明治初期的時代背景下,各種不同的價值觀在轉換、衝突著,由桃井和同樣出身的老師對話可以看出雖然觀點和感受相異,但最後能夠化解的還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

...的確,沒有人能跟我們看到一樣的景色。
在懾人的現實面前,除了沉默,沒有別的語言好說。
但即使如此,人類還是無法忍受待在沉默之中。
妳的煩躁不也證明了妳的心動搖了嗎?
即使雙方站在誰都過不了的大河兩岸,
只要看到對面有人朝自己揮手...

就算無法跨過河水,看到對岸有人招手,也會想回以招手嘛。

  最後,也介紹一下附錄漫畫《冰箱裡的大象》:人稱「坂上的王子」速水伶人因家族因素與他人疏遠,他卻在新學期被自稱作了預知夢的轉學生水無月糾纏,她表示想迴避被速水告白然後自身死亡的未來。

  這是比忍法帖更早的作品,主角內心碎碎唸也更多,極度在意他人的女主角和恍若活在夢中與現實隔離的男主角,兩人相遇後彼此都慢慢改變,有時是歡樂的調教關係、有時又共享同樣被疏遠的哀傷。尤其主角速水伶人還在全校面前說出爆炸發言:

千萬不要搞錯這一點!
虐待狂追求的不是服從,是不屈不饒的鬥志,還有死纏爛打!

  男主角速水伶人是位超級抖S,被好友歸類為鬼畜調教系www可以看看以下他對女主角的發言:

連別人眼中的自己都想掌控,你可真是傲慢呢,水無月同學。
要把死亡當成「無」或是名為「一生」的故事的完結,都是你的自由。
想要向我道歉,那也是為了把自己定位於「好心人」的一種行為。
我倒不知道善意還需要觀眾呢。
卑微還有自我厭惡,都是為了滿足自戀慾的舞台服裝嗎?
那又跟你現在被這樣關著有和不同?
反正你的世界哩,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任何人存在。
......這次她會哭嗎?快點哭吧!卸下那自律的束縛。
要不然,我會更想要逼死你的。
我會很想把你逼到厚重的自我保護脫落、斷了後路,直到極限為止。

  第三集剛好斷在兩人關係破滅的轉折處,這種心情就像看了《夏季限定熱帶水果聖代》卻遲遲等不到秋季一樣...
  回到明治失業忍法帖,無論是明治的風俗民情、大時代下的配角多元描寫菊乃追求開放過程中的自我認同與他人衝突,還有男女主角關係的轉變與衝突都寫得相當細膩好看。

真摯推薦ヘ(゚∀゚ヘ)


PS.為了打這篇心得反覆翻書才忽然發現男主角姓是柘植而非拓植XD
柘字唸ㄓㄜˋ,柘植即是黃楊,一種常見的盆景樹種,日文維基寫黃楊花的花語是「禁欲」、「淡白」。

※有貼在批踢踢實業坊的Comic版。
附上背面照

undefined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ista 的頭像
Trista

Glass jars

Tris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