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即使如此,如果今後能夠拯救其他人,
 惠還是選擇要繼續使用重啟。
 他在不知道什麼才是正確的情況下,決心要這麼做。


 雖然是短篇集卻含重大捏他,未讀前面集數者慎入。

 

 

書名:重啟咲良田4
作者:河野裕
出版社:四季
集數:日方版全七集,台版出到第四集

本集是咲良田系列的短篇集,故事結構也單純許多,不用為時間軸作筆記。

《彈珠世界與糖果抗體》
《某日的春埼同學~探病篇》
《去月亮採砂的男孩故事》
《某日的春埼同學~交友篇》
《Strapping/Goodbey is not an easy word to say》
還有無關的獨立短篇《白色拼圖》

依作者所言時間軸順序是長篇3→《Strapping》→《彈珠》→《探病篇》→長篇1→《採砂男孩》→長篇2→《交友篇》


【各篇心得】

《彈珠世界與糖果抗體》
惠和春埼上高中後的第一件委託,當天校門口前有名少女在眾人眼前消失,原來是能力發動被關在彈珠當中。這是遵守規則的少女想要改變的故事。

《某日的春埼同學~探病篇》
  惠生病沒來學校,春埼思考要不要去探病,皆實在這時向她提出協助U研課題——感冒真的只要傳染給別人就會好嗎?

  從春埼視點了解到她以惠為中心的理性思考模式,去探病還要考慮對病情有無幫助、是否添負擔,她不能理解美少女同學專程探望的價值。雖然以理性出發,但忍不住腳步輕快、一瞬而逝的笑容,春埼這些流露出感情的小地方讓我覺得好可愛www


《去月亮採砂的男孩故事》
白貓想去月亮卻無法達成心願,而少女比起人類更喜愛貓咪們,在月光下消失蹤影的男孩,他的心願又是什麼呢?

野之尾又出場的一篇,雖然兩人最後有好好把心情說出口,但男孩離開咲良田就代表著記憶消失,明明好不容易攻略了1%。仔細想想又帶點哀傷色彩,我蠻喜歡想去月亮的白貓那段故事。


《某日的春埼同學~交友篇》
「我喜歡沒有正確答案,即使意義不正確也不會讓人感到困擾,單純覺得愉快的對話」
在惠的建議下春埼去找野之尾成為朋友的故事。

簡言之,兩位美少女在貓的包圍下進行無意義對話。


《Strapping/Goodbey is not an easy word to say》
「我無法使用重啟。」
相麻菫去世後,惠和春埼加入服務社,沒想到在初次委託中春埼無法使用重啟!?

  描寫惠如何從菫的死亡振作起來並下定決心尋找能力復活她,從內心話來看,惠固然對於菫的死亡感到悲傷,但是他更在意這和自己為無聊事使用重啟有關,甚至間接傷害到春埼讓她無法使用重啟,決定要復活也是為了消除自己的失敗、癒合春埼的傷口。
至於春埼一樣是為了惠才不想使用重啟「我害怕被惠討厭。」
只能說幫菫QQ


《白色拼圖》
「我非常不安定,跟幽靈沒兩樣」
  積木年幼時在廢棄的洋房遇見一名不可思議的女孩——浦川,她會不定時的和未來的自己短暫交換,隨著時間流逝交換的頻率也逐漸增加,未來的可能性也如同逐漸完成的拼圖般漸漸減少,這是無歸屬的少女與戀慕她的少年兩人的愛情故事。

部分設定讓我想到《時空旅人之妻》,尤其是兩人的第一次見面並不相同這點,糾結在細節很有這作者一貫的風格,甜度比咲良田系列高上不少。

  動畫不知道要怎麼改編,真人版從宣傳影片可看到前三集的內容,(該影片有捏他啊,動畫目前只看到前兩集人物訊息)第四本短篇集中大概就《Strapping》比較有必要放入。田中羅密歐的《狗與魔法的冒險譚》早已看完,心得卻寫不太出來,只能說好看、有點被戳到痛處,如同作者所言是個沒有希望也沒有夢想的奇幻故事。


※有貼在批踢踢實業坊的LightNovel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ista 的頭像
Trista

Glass jars

Tris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