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神會為了別人而笑,惡魔只會為了自己而笑。
 如果是為了對方而笑,那就跟朋友一樣。」

 


  以下大雷特雷,不只超出動畫進度也會捏他小說前幾集劇情,會捏到一個相當重要的劇情轉折,請慎入。

 

這集好厚、比第二集還厚,定價破三百,將近四百頁。

  在第三集惠集合眾人能力將相麻菫復活後,惠希望幫助她成為普通的女孩,運用岡繪理的能力(修改記憶、小說2出現)讓菫的父母帶她離開咲良田,忘記能力的她就能在外面過著普通女孩的生活,但是惠不確定這樣的作法菫是否會幸福,菫也不願透露未來。於是惠找到能實驗這件事的能力——掌中伊甸,和現實中一模一樣的夢世界。惠得到管理局的許可調查夢世界和現實的差異,片桐穗乃歌自從9年前開始就沉睡不醒,她的能力是夢世界中她能實現任何願望、無所不能。

  在惠進入夢世界前,野之尾拜託惠要帶她一起進入夢中,她想去見被稱為野貓屋老爺爺的人,老爺爺是唯一被管理局允許待在夢世界的真人,菫透過野之尾傳達要惠熟讀劇本#407。同時管理局也派出宇川沙沙音,要她判斷夢世界是否正確。宇川沙沙音能力為改變生物以外物質、以個人情感、主觀判斷的正義廚,在小說4出現,當年曾協助惠對抗管理局,對於菫復活一事認為無法判斷是否正確,但決定先復活她再判斷,如果有必要會選擇殺死菫或是自殺負責。她曾和惠約定要他自己在場時再復活菫,而惠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履約。

  第一天進入夢世界,因為在夢世界睡著會在現實醒來,野之尾的能力難以使用使得她沒找到人。另一方面惠和春埼一起行動觀察夢世界,遇見的少女米琪兒說這個世界能向神明奇爾奇爾祈求任何願望,他們還發現夢世界左右顛倒、咲良田被白色城牆包圍,以及晚上會有不明怪物出現破壞城鎮。

  第二天進入夢世界,惠等人透過神明奇爾奇爾見到了野貓屋老爺爺,老爺爺能力為劇本抄本——記錄真實的能力,記述看過也無法改變的無意義能力,連重啟、預知未來能力的改變本身都被記錄下來的絕對的未來。惠和春埼在該處找不到劇本#407,卻在這時遇上管理局人員前來回收劇本。宇川認為夢世界不過是片桐獨自玩著洋娃娃遊戲,判斷這個夢世界不正確要讓片桐回到現實而將它破壞。管理局離去後,惠覺察被破壞的不過是假的夢中咲良田,於是和春埼越過白牆進入真的夢中咲良田。

  惠和春埼被奇爾奇爾分開談話。奇爾奇爾告訴惠米琪兒就是片桐,原本她為了和他人有所連繫,邀請他人睡在身旁進入夢中實現願望,但管理局判斷這項能力相當危險而將她與他人隔離。孤獨的她只好創造深愛自己的虛偽神明奇爾奇爾和怪物,讓自己變成一無所知的米琪兒玩起了兄妹PLAY,因自己會被襲擊才有人保護自己。奇爾奇爾希望米琪兒能回想自己就是片桐,由真人去拯救米琪兒而非被設定出來的自己,惠承諾拯救米琪兒,相對的希望奇爾奇爾幫助自己的實驗,奇爾奇爾交給惠劇本#407,裡面記載當年管理局創辦者三人的能力。

  另一方面,春埼被奇爾奇爾詢問有何願望,雖然她說沒有願望,但自從相麻復活後她內心開始出現混亂,她不希望相麻復活讓惠不再需要重啟能力,理性上認為為了惠的幸福該讓菫留下,但當惠想讓菫離開咲良田使她相當高興,明明她應該毫無自我、一切聽從、肯定惠的決定。她發現自己使用重啟不再是為了惠而是為了自己,自身的獨佔欲超過對惠本身幸福的重視。
「我想成長。若是對惠而言,我是比什麼都要有價值的人類,那我就不用害怕任何事物。」

  惠醒來後因為片桐腦波消失、不能再進入夢世界變成最差的結局,而野之尾見到老爺爺現實中在病床不得動彈的淒慘身影,見到野之尾的表情春埼還主動詢問她,要她向惠說明並求助,惠指示春埼使用重啟回到進入夢世界前的時間。

  重啟後惠還特別對過去的菫喊話,之後三人進入夢世界分開行動,野之尾去見老爺爺解開彼此心結,並拜託他幫助米琪兒。惠欺騙米琪兒能拯救她和她一起行動,和奇爾奇爾合作被假怪物追趕被吞噬,讓她想要回想起來並接納自身情感化成的怪物,最後老爺爺不像初次見面時那樣否定片桐的夢世界,而是對她說「神會為了別人而笑,惡魔只會為了自己而笑。如果是為了對方而笑,那就跟朋友一樣。」並向她尋求幫忙,片桐領悟到自己不是神,但她期待與他人互動的心願達到了。

  菫和奇爾奇爾、米琪兒以前就彼此認識,她也知道奇爾奇爾的計畫,讓管理局派人破壞假的夢世界就是一開始就策畫的,但是菫的目的連奇爾奇爾也不知道,自殺、復活這些一切都是為了淺井惠,而她早已經預見自己的失敗、目的無法達成。菫小時候剛出生就差點死掉,那時她就擁有了預知能力,透過與他人對話發動,以對方的視角觀看對方未來的記憶。菫為了觀察狀況也進入夢世界中,事件結束後她和惠有段對話,她坦承從一開始她就不打算離開咲良田,理由是她喜歡惠。惠也被逼說出他急著要讓菫離開咲良田就是為了春埼,他注意到菫的復活傷害到春埼才想盡快處理。

  本集露臉的管理局對策室室長浦地正宗。就是之前小說2協助岡繪理讓春琦一度無法重啟的人,他討厭、畏懼咲良田的能力,認為這些扭曲的能力不該存在。咲良田的能力來自擁有者的願望、即本人欠缺的事物,而擁有者無法不使用能力,卻在過程中變得不幸。浦地認為惠相當礙眼,打算利用惠擅入放劇本處作為藉口處理他。(某職員能力為不讓事物改變,所以保存筆記資料不被重啟消除)

  故事結尾浦地接到自稱魔女2代的電話,她表示一樣擁有預知能力想要進行交涉,她知道浦地正進行讓咲良田回到過去,消除所有能力的大計畫。配合浦地想讓咲良田能力消失計畫,推測菫看見的未來就是計畫成功自己變成普通人,而惠仍擁有錯誤、不應存在的記憶,所以依舊拒絕菫。幫菫QQ

另外補充一點,我查三色菫因長的像貓被稱為「貓兒臉」。花語是「回憶」和「想念我吧」

  春埼戲份不算多但變化很大從純粹、單純的機器人變為複雜,連惠也開始難以解讀她的心思。開頭不再按照食譜作愛妻(誤)便當,談到菫也變得沉默、難以解讀。開始思考不依賴能力作為兩人的連結、自己的價值,而是作為一個普通女孩子吸引惠、主動關心他人,春埼這樣的獨立思考是相當大的變化,不過這樣的變化被後來的重啟給抹掉了,菫還壞心眼地特地告訴惠春埼曾有那麼大的變化XD
春埼拜託惠擔任班上話劇戀人角色惠說自己很高興卻不被相信,平常太愛裝了UCCU

  這系列從一開始就在傳達的概念就是單靠超能力無法拯救人的悲傷,這集從另一個角度解讀、反對能力的存在,像是野之尾能與貓共有意識能力來自她難和一般人相處,這樣的能力卻也讓她更遠離人群,除了上學事間外幾乎都待在神社。這次惠的手法沒有給我太多驚奇感,倒是蠻喜歡野之尾和老爺爺這對不需名字的忘年之交。

期待下一集大事件展開。


彩頁 只存在夢中的蘿莉&出場人物們
undefined
undefined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ista 的頭像
Trista

Glass jars

Tris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