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サクラダリセット
  咲良田是個半數居民擁有超能力的不可思議小鎮,高中生淺井惠和春埼美空的能力能將三天份的世界重啟,他們因強大能力而被管理局嚴格監視。為了讓官方放寬監視,兩人加入服務社團完成各種委託幫助人。

  我肯定是個膽小鬼,一直無法表露出自己的感情。害怕讓人看軟弱的一面。我都哭不出來......但是如果可以,我想讓很多事情再重來一次。

原作:河野裕
動畫官網
動畫瘋,每周四更新。


每集心得後面會補充說明一些動畫沒作出的細節但不會超過動畫進度捏他後面劇情。
※16話後為超過台版小說進度,筆者變回動畫黨,等到小說出版後會在另外補上動畫沒作細節。

動畫1~8話心得
動畫9~15話心得
動畫16~19話心得

第20話【BOY, GIRL and the STORY of SAGRADA 1/5】

 

undefined
菫忘了傘和運動包的記憶,但仍自顧自的解釋這些事情,還記得幫惠做咖哩的事。
undefined
原本被宇川能力改變的天氣又開始下雨。
undefined
同時有截然不同的新記憶湧向惠。
undefined
春埼最後的回信還在,看來消除情報能力不能影響物質上。
undefined
隔天到校,在熟悉的位置上卻看見堇。
undefined
相較於演不下去面露倦色的惠,菫相當自然的與人互動。
undefined
另一邊,春埼出現在醫院?
undefined
浦地能力造成的身體變化並未被修正,但只感到奇怪卻未覺得記憶矛盾不合理。
undefined
母女兩人覺得不太像呢。
undefined
片桐的病房似乎是了甚麼事,究竟是否無法使用能力造成病危。
undefined
春埼母親告知淺井同學打來告知要開同學會,但春埼對此人沒印象。
undefined
便當。看一些作品時我常困惑午餐便當的量不會太少嗎?
undefined
堇對春埼的印象只剩下突然生病而無法到校。
undefined
在這個新的世界中,惠問了這名曾斷送自己未來的少女,她的未來想做甚麼?
undefined
堇覺得今天的惠很奇怪。
undefined
儘管小時候曾夢想許多未來,但現在的她因為遇見惠失去當初的夢想。
undefined
從小時候她就不明白重複日常的樂趣,長大後她想要活得更加自由自在。
undefined
但遇見你以後我發覺到了,這些事意外地怎樣都好。
去學校只要有你在,每天都是一樣的也無妨,反倒是一樣比較好。
只要是為了你,用毛線織毛衣也肯定很有趣。

undefined
undefined
假如這是個全新的世界,菫認為那樣的記憶依舊產生情感,只要此時此刻彼此都在。
undefined
如果之前記憶消失惠也許能待在這個世界,但是惠仍擁有記憶,他無法把現在的相麻菫和他所認定的相麻菫劃上等號。
undefined
惠為了那個花費心力送出禮物的女孩,他決定不留在現在的世界。
undefined
現在的她甚麼都不知道,就她的角度來看應該想不透有人可以介入。
undefined
惠搭車離開咲良田回到了故鄉,他被植入從小出生在咲良田、父母早已去世的記憶。
undefined
出現一名叫惠(Megumi)的女孩。
undefined
這人是!?
undefined
看惠的表情應該就是母親沒錯,好年經貌美喔。
undefined
很久以前就決定孩子要叫惠,生男生叫(Kei)、女生則叫(Megumi)。
undefined
惠想知道這樣取名的理由。
undefined
希望孩子被他人稱呼時,被眾人懷抱著愛意呼喊名字。
undefined
惠自覺背叛了父母取名的用心,當初他單方面下判斷選擇拋棄父母。
undefined
undefined
無法道歉、也沒有那個資格,但是母親卻說不可能失去作為孩子的資格,縱然不原諒也依舊深愛。
undefined
太太人太好了吧,不會覺得這個路人怪怪的嗎XD
undefined
undefined
曾以為無法再見面,終於有機會可以道歉。
undefined
已經說了啊QAQ
undefined
妹妹是天使!再見是真的再也不見了。
undefined
鑰匙圈還在春埼手上。
undefined
還留著書和髮簪。
undefined
淺井惠出現了,春埼使用拒絕三連段!
undefined
書中夾著櫻樹照片,惠早在事前將佐佐野的照片交給春埼,所以手上才沒有其他照片。
undefined
給春埼看郵件往來,春埼終於認為彼此可能認識。
undefined
想要回記憶的理由是什麼?約好和你一起吃晚餐啊。
undefined
長髮春埼漂亮歸漂亮,可是總覺得少了甚麼。
undefined
菫...被甩的不明不白。
undefined
兩人一起到佐佐野家櫻樹下。
undefined
照片內景色是以前咲良田的複製品,所以春埼能回想起能力的存在。
undefined
但是被浦地能力消除掉的兩年記憶依然回不來。
undefined
就像母親認不出親生孩子,曾那麼親密的春埼依舊無法想起淺井惠。
undefined
undefined
想要被相信、卻沒有相信的理由,好似當年兩人初遇不久的情況。
undefined
一整天下來知道了將要消除的事、知曉了新的事。
undefined
undefined
我肯定是個膽小鬼,一直無法表露出自己的感情。
害怕讓人看軟弱的一面。
在相麻的面前也好、回到故鄉也好、跟媽媽重逢也好,
我都哭不出來......
但是如果可以,我想讓很多事情再重來一次。

undefined
當年春埼為自己訂立的規則之一。
undefined
「重啟」。這段兩人的重啟指令和兩段哭泣很棒,春埼的重啟止住了菫的淚水。
undefined
回來啦!
undefined
不先說明而是先抱住再說(心)
undefined
undefined
雖然能力不是必要,但是喜歡能力喜歡人們,依舊以自身喜好做出行動,決定如同傳言那樣支配咲良田的能力。
undefined
下一話,浦地發現自己的輕忽似乎想對菫做些甚麼?搭肩來看學長會出現,讓惠能使用預知能力。


【時間軸】
10/24(二)     [重啟咲良田]
        菫忘記預知到的天氣、惠同時擁有修改前後兩種版本記憶。
        惠發現春埼後來寄的信        

10/25(三)     惠到校看見普通人菫、春埼入院
        惠和菫拿著便當到頂樓前平台
        惠離開咲良田回到家附近遇到母親和妹妹、惠道歉
        春埼拿出書和髮飾,惠出現拜託春埼跟他走
        進入照片,春埼回想起能力但仍不認識惠
        因為惠落淚,春埼依循規則重啟
        [重啟]
第二次
10/22(日)晚上   惠回想起一切,告知春埼狀況


【這集得知的事項】
1.消除情報能力的修正只限於眾人記憶和認知。
2.惠(Kei)有妹妹,名叫惠(Megumi)。


【心得】
  和之前推測的解法差不多,有種虐惠虐不夠,要在一話內解決的遺憾。大致上有看懂本集進度但感覺有些事件連結細節沒演,像是實行計畫、岡惠里後續動作等等,有點小趕。

1.修正力
  開頭菫忘記預知到下雨的事情,可知春子解除能力的時間點在24日晚上。清次郎能力的修正力看來只能修正記憶和認知,無法消除能力曾造成的物理改變(春埼仍是兩年前外貌、櫻花樹照片存在)。

  更進一步思考,兩年前早已死亡、肉體毀滅的菫無法復活,又必須解釋因能力才誕生的沼澤菫,所以才修正成菫2年前未死,將沼澤菫的記憶修正作為普通的菫,也就說2年前的菫也知道那個普通的菫並不是自己。

2.消除能力情報後的世界
普通人菫的聲音不太一樣,感覺比較開朗一點。

  本話終於演到頂樓前平台完整對話,菫前面說的話根本是告白,難怪惠忽然提到編毛衣且菫會說被甩了。

  我覺得有趣的一點是如果記憶本身帶來的情感是切確的,那未認識春埼一直和普通人菫相處的惠那份記憶,應該也有某種情感才對,因為惠曾說過對菫的好感僅次於春埼。

  不過如同惠所說現在的菫不是他定義的菫,和普通人菫相處的點滴與看見她平安幸福的欣慰,但原來的記憶有著春埼、有著為他不顧一切的兩位菫,為了那份禮物的心意,惠還是選擇原來的咲良田。至於醫院那段騷動雖然沒有明說,但片桐可能出事了。

3.家人
  沒想到小女孩是妹妹,與家人見面這裡很感傷,承上面所推測修正力不能改變物理層面,所以妹妹是真的!並非惠的存在被取代而是被抹除、修正相關記憶,而妹妹是惠離家後才出生的,這也能解釋為何妹妹的年齡那麼小。

  惠雖然無法回去家中,但能向母親道歉又聽到妹妹說聲「歐尼醬」。這也是重啟計畫成功才得到的。

  看著惠向母親道歉,我想到惠的作法不也和菫一樣,都是以自我為出發點不和對方商量,去作影響雙方的重大決定。

4.重啟
  重啟的能力準確來說是將世界的配置包含時間重置回存檔點的狀態。這集的手法是利用不受修正力影響的照片,回到情報能力仍存在的咲良田,但浦地能力作用過的影響仍在,所以春埼記得能力情報卻仍不認識惠。再透過以前春埼自己定義的規則之一「只要看見有人哭,我就會使用重啟。」春埼看見惠的眼淚而重啟。而夾著照片的書就是早上惠聽從菫的指示交給春埼的那本小說。

5.春埼
  之前猜記憶修正是否會配合肉體去修正,結果是讓人們感到奇怪但不特別注意不合理,利用春埼人在醫院、生病記憶去填補她和惠相處過的時光。至於惠見春埼、帶她到樹下的過程未免太順利,這麼簡單就和不熟的人在晚上一起出門??可惜沒有提到春埼內心怎麼看待陌生的淺井惠。

  照片中兩人的對話令人想到兩人剛認識時,春埼說著沒有相信惠的理由。比起以前硬撐、不想讓春埼看見自己沮喪而跑去找野之尾,惠也是逐漸在她面前表露更多內心軟弱。重啟後的擁抱太棒了(心


6.預告
  浦地看筆記本應該知道計畫成功後又被重啟。看來工具人學長又有戲份,仔細想想,如果惠也使用預知,那這件事本身是否也能打破既有的預知未來呢?照之前情報22(日)晚上菫仍保有預知能力,但到23(一)下午和索引小姐對話時已被封鎖能力。感覺是讓惠使用預知獲取更多未來情報。

  至於不想要再創造出會消失的女孩,猜測菫要惠利用還沒銷毀的照片去聽取未來,這點被惠否決才改請學長出馬共享預知能力。

  之前菫特意和索引小姐對話感覺也有其他意圖。如同岡繪里那樣,接下來把浦地方的支持者一個個拉攏過來,根本上才能破壞浦地的計畫,最後再說服他放棄。
※經版友提醒,菫和索引小姐對話在重啟後已消失。

7.其他
  我本來想惠不能離開咲良田是否用了清次郎和春子能力阻止,先消除情報惠的情報修改惠父母記憶,再將咲良田設為例外不受影響,再指定惠不能離開咲良田。(其實我不確定是否適用人體)。不過目前看來都沒解釋,惠也能直接離開咲良田。可能只是單純消除外面情報或是其他能力作用。

追記重看心得:
1.定義
  如同惠認為現在的菫不是他定義的菫,我覺得堇也是如此。她不會認為現在的菫是自己、也不會認為沼澤人是自己,就算惠的能力強度低於消除情報記憶真的被改寫,她也不會承認那個人就是惠,就像她曾拒絕奇爾奇爾造一個在夢中深愛自己的惠。

2.後悔
  惠說很多事想要重來,感覺不單單指想要重啟,他雖然常以理性行動,但是基準標的也是自身的情感,和他人互動總是用半偽裝的姿態,再想他是不是希望能用更坦白的態度和他們談話。


第21話【BOY, GIRL and the STORY of SAGRADA 2/5】

undefined
時間暫時拉回第一次的24日
undefined
菫告訴惠他所能想到的未來皆無法阻止浦地,他會不斷行動直到計畫成功為止。
undefined
undefined
菫認為惠早就知道接下來要做的事卻不直說。
undefined
要對抗預知只能使用預知,菫要惠使用自己的預知能力
undefined
菫無法找到的未來,由惠去找出對他最好的未來。
undefined
菫的故事已經結束,似乎暗示她已經沒有能做的事了。
undefined
第二次22日(畫面錯誤,因後面智樹有說當天是校慶。)
undefined
菫藉由問路得知惠已經重啟,她的任務已經結束,剩下的就是不要被浦地抓到成為惠的弱點。
undefined
另一邊準備赴約的浦地收到二代魔女的消息,從她的行動判斷出已經重啟過。
undefined
浦地認為這代表計畫成功一切順利,決定開始排除惠身旁的人。
undefined
因時間緊急惠簡略說明就要智樹幫忙,智樹毫不猶豫一口答應。
undefined
undefined
簡單解釋要利用照片去見菫。
undefined
春埼被指派負責和惠說話,惠打算看春埼的未來。
undefined
這次創造出來的菫只能存在10分鐘。
undefined
照片中的菫台詞變了,應該是從參與人員判斷狀況。
undefined
同時間,菫為了不妨礙惠預知的準度而不使用能力,一邊逃離浦地。
undefined
目前的進度都在菫的劇本中。
undefined
undefined
惠透過學長開始使用預知能力,發現不單單是影像,包含春埼的想法、情感都能感受到。
undefined
undefined
菫在出生不久自我尚未形成就獲得能力,使用能力時獲得的訊息讓她無法保持自我,所以當初一遇到惠就再也無法擺脫他、深受他的吸引。
undefined
春埼......
undefined
菫還是被浦地追到了,為了逃離他們菫打算犧牲自己。
undefined
惠發現此事立刻傳話阻止,要菫爭取5分鐘,他會想辦法幫助菫,要菫活下來再和他見面。
undefined
當初誕生的目的已經達成,她不知道接下來的未來會如何。
undefined
難得激動的惠。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為了爭取時間,菫利用浦地的好奇心告訴他所犯的錯誤。
undefined
浦地認為能夠看穿謊言、想到菫所做的事的惠本身不正常。
undefined
浦地相當在意筆記本是否被看過,立面記載了甚麼重要訊息嗎?抑或是那是失去記憶的他不容輕犯的領域?
undefined
undefined
時間到,菫毫不猶豫往後倒下,索引小姐想阻止、浦地也是一臉驚訝。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村瀨救援!菫的抱怨有點好笑,不過她也知道惠現在無法到場。
undefined
惠找到安全送菫離開咲良田的路線,要她明天中午再回來。
undefined
這兩年來,春埼喜歡的東西變多了。
undefined
終究還是要道別。
undefined
惠一臉自信能夠拯救菫,預知到的未來想必找到方法了。
undefined
下一話,看來能力者們齊聚一堂了。


【時間軸】
(回想)
10/24(二)晚上   菫要惠使用預知找出她沒能找到的未來

第二次
10/22(日)晚上   菫知道重啟後爽約、浦地發現已經重啟
(畫面錯誤)       惠和春埼找智樹幫忙、和學長會合、眾人進入照片  
             【預知】2天後
        菫被浦地等人追到
        【傳話】要菫撐5分鐘
        【預知】1天後
        菫告訴浦地相麻早已死亡並安排一切
        【傳話】菫像後倒下、菫被村瀨接住
        【預知】1天後
        【預知】明天中午
        【傳話】要菫照路線離開咲良田、明天中午再回來
        【預知】明天中午X3
        道別、結束照片        


【心得】
1.錯誤的日期
  起初看覺得時間怪怪的,菫怎麼還沒浦地見面,本以為是菫延與浦地見面時間,但智樹說當天是校慶、惠說三天前,仔細想想菫才剛得知重啟過,所以正確日期是10/22(日)晚上才對。

2.預知
  預知就是模擬自己行動能帶來的未來,但是缺點在於無法直接得知要如何才能達成想要的未來,而必須不斷嘗試,所以才受限於使用者所能想到的方式和視點,交給惠不只是因為他的才智,更因為這關乎他的未來。

  魔女的預知只能看到影像、無法得知內心想法,所以她才想離開見到本人,而相麻的預知不只想法連情感都能體驗到,以前心得寫過如果菫沒有能力的話想必是個不同的人,每個人也是從出生或多或少就被眾人影響才從中誕生自我,堇則是受到別人的影響特別大,就這點來看我也認同惠說普通的菫不是他所定義的相麻菫。觀看惠的未來總覺得很累,因為能力情報量很大又喜歡思考一堆。

  後面感覺上不只3分鐘吧,觀看預應該可以控制速度,如果可以那就像惠之前翻劇本,只要翻過就會記得不用一一理解。預知墜地地點、公車時間還好,連計程車路過都能知道時間這點太微妙了。

3.浦地
  絕對會成功的計劃VS尋找可能的未來。這不是拉姆達和貝倫的對決嗎XDD就算暫時阻止,但是浦地方的人都不會放棄繼續進行,最終還是回到他們不認同現在的咲良田,必須根本上找到新的制度和方法。

  浦地說能想到少女自殺捨棄自我這點的惠很瘋狂,理性上可以理解,但常人絕對想不到也無法接受,讓我想到東野圭吾的某作品。

  浦地相當在意筆記本有沒被更動,上面是否還寫著甚麼?目前惠應該還不知道這邊部分的情報。雖然浦地站在主角對立方,不過這種背負過去想要改變世界的角色我蠻喜歡的。

4.傳話
  我記得小說好像有提過智樹的能力只能傳話給認識的人,只是照片也可以,一時間找不到是那集寫的。
 
  目前給菫的傳話有三次,一次是2年前菫想要傳給自己,一次是惠在校慶時傳給菫,這次則是惠在校慶當晚傳給菫,其中只有最後這次有確實演出沼澤菫收到傳話。我認為牽涉到智樹的認定和能力如何幫他搜尋對象,第一次智樹以為只是傳給菫本人,所以沼澤菫當然收不到。第二次也是認為傳給菫本人,沼澤菫一樣收不到,只不過是藉由預知早知道惠傳話的內容。本話推測惠已經有解釋過沼澤菫的存在,所以智樹的認知多了她,才能傳話成功。    
                       
        
5.告白
  這好像是第一次動畫明白說出菫喜歡上惠的理由,正因為觀看了他的未來、知曉他的想法,才喜歡上他,小說之前放在菫視點的內心話,不過學長在旁邊感覺超可憐的,說好和他聊天勒?

  說到學長,本話撕照片時間在七點多,重啟後的時間點看來已是傍晚,找來學長最簡單的方法應該是打電話吧,以前學長協助惠時應該就有各自的連路方式。

  世界唯二的兩人,覺得在指菫和春埼,會毫不猶豫為了惠行動。

6.喜歡的顏色
  惠喜歡深藍、水藍、綠色,春埼喜歡深紅這點讓我想到探病回的蘋果和惠送的髮飾。去跑去複習可愛的春埼

 

undefined


  這兩年來喜歡的東西變多了,貓咪和泡芙,都是重要的人喜歡的東西才愛屋及烏喜歡上的。


7.預告
  眾多能力者齊聚一堂。魔女當初就在只有三人情況下想方法,最後選擇所知最好的未來去執行。如果有更多人、更多能力者參與呢?是否可以得到更多更不同的未來?既然浦地進行計畫一定會成功,那就要讓他和支持者在計畫前就打消主意。

 


第22話【BOY, GIRL and the STORY of SAGRADA 3/5】
undefined
惠進行預知後的隔天開始一步步按計畫行動。
undefined
為了阻止浦地的計畫,惠告知浦地的計畫請求岡惠理的協助,岡惠理應該不樂意見到浦地消除能力,但她最想看到的還是惠的落敗。
undefined
undefined
惠口氣囂張地投降,連學妹也忍不住吐槽。
undefined
undefined
惠依然認為以前的自己對學妹的態度是錯誤的,但他承認現在自己輸了,果然學妹無法招架只好認命幫忙XD
undefined
undefined
惠將認識的能力者聚集在KVY包廂,開始關於咲良田未來的會議。
undefined
undefined
另一邊浦地計畫的能力暴走事件未發生,加上岡繪里失去蹤跡,他懷疑惠做了些甚麼。
undefined
惠首要目標是宇川,搶先引導她站在中立立場觀察雙方,而不是像上次那樣先被浦地方說服。
undefined
undefined
浦地來電,惠和他進行一番攻防,浦地指出惠使用重啟推翻管理局的決議有罪,惠反過來指責浦地藏匿預知能力者的情報。
undefined
雙方各握有彼此的把柄,惠提議彼此見面,浦地要求一小時立刻會面不打算給惠方做準備。
undefined
接下來行動會和管理局扯上關係,惠暫時離席讓眾人思考是否要留下來協助惠。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不過惠早已預知眾人的決定,知曉對方回答的情況下對話就像在說謊,令惠難以忍受而選擇離開現場,反倒是春埼一臉欣慰地說惠終於不勉強忍耐,選擇逃離。
undefined
undefined
浦地等人依約前來,雙方的想法對立無交集,但惠認為彼此一樣想要支配、控制能力。
undefined
為了不讓能力被個人獨斷濫用,而利用管理局系統,但又成為另一種獨裁。惠認為這樣無法拯救創立邊界線的兩名能力者(還特意看向加賀谷),所以希望由自己來管理,並由其他人幫忙監督,拜託浦地也能一起幫忙。
undefined
雙方看似合作握手,實則隱藏陷阱。
undefined
undefined
惠利用岡繪里能力讓加賀谷無法使用能力,但這都在浦地計畫中,只要浦地使用能力就能回復加賀谷記憶,他不過是為了讓惠對管理局職員動手,獲得逮捕他的理由。
undefined
undefined
惠忍不住笑菫之前對浦地感到棘手,一切發展都在惠的計畫裡。
undefined
宇川將人抓到車上這段超好笑XD
undefined
津島很納悶突然出現的浦地身分,浦地和惠還一搭一唱向津島解釋惠綁架了管理局的大人物XDDD
undefined
下一話,回來咲良田的菫又要胃痛了?浦地一臉被戳到痛腳的表情。


【時間軸】
第二次
10/23(一)早上   惠向岡惠理求助,眾人集合在KTV
    9:30  第一起能力爆發事件未發生
    9:56  浦地聯繫惠,互相拿把柄牽制、雙方約好見面
        惠暫時離席要眾人考慮是否協助
    11:00   雙方假意合作一來一往  
        惠利用眾人能力綁走浦地,津島負責開車
        

【心得】
1.惠的口氣
無論是向學妹投降或是和浦地對話,明顯和之前冷靜風格不同,為什麼相麻菫覺得棘手啊那句超嗆的,好像你這種貨色也讓她那麼傷腦筋XD

2.笑點
本話很多地方很好笑,像是說執勤中不能唱歌、宇川的傑作、明明說要不想戰爭要對話卻綁架敵方BOSS、津島莫名被牽扯進去、「接下來才要開始呢」因為很重要要說三次。

3.預知
至少中午前都在惠的計畫當中,心中有種希望事情順利進行又希望惠被打臉的矛盾心情,應該要再來什麼轉折才有趣啊。

4.雙方試探
雙方都不想讓直接槓上,而是在檯面上管理局的規則上互揭對方的把柄,像之前心得有寫浦地不願用小刀或上鎖讓惠無法干涉,這也是他遵循心中正義的某種底線吧,反倒是惠綁人到是出乎意料。

5.預告
又要虐菫了嗎?刀子的背景像是在車上,不確定是誰動手。春埼戲份不足,都要完結了希望多露臉。


第23話【BOY, GIRL and the STORY of SAGRADA 4/5】

undefined
惠向津島解釋需要和浦地有個好好對話、談判的機會,加上知曉津島會站在浦地方才要他開車,打算一口氣說服兩人。
undefined
津島一說要停車,惠馬上亮出刀子,熟悉惠作法的津島無奈地選擇站在惠一方,津島的信念就是大人要照顧孩子,根本是很熟知彼此也明白對方了解自已的作法。
undefined
和在包廂時各懷心思不同,這次雙方終於可以好好對談。
undefined
剩下的人聯合能力負責阻止管理局職員追捕,宇川真是超任性的正義使者XD
undefined
宇川將馬路化為專用車道,受到驚嚇的村瀨好可愛!
undefined
春埼獨自留在現場,惠只配給她的任務是甚麼呢?提到並非兩人獨處,春埼反倒是被索引小姐和加賀谷包圍。
undefined
卡涅阿德斯船板思考實驗:發生船難後,A抓到一片木板免於被淹死,此時B過來也想要木板,但是木板只能支撐一人的重量,如果B將A推開搶走木板活下去,這樣有罪嗎?
浦地認為人應該竭盡己能活下去,惠則希望能找到雙方獲救的方法,浦地嘲笑惠沒能理解船板只能支撐一人的前提。
undefined
惠將話題轉向加賀谷的故事,提問選擇犧牲一名人類是正確的嗎?一直保持從容的浦地也忍不住變臉,看來父親的犧牲和加賀谷的選擇都是他相當在意的事情。
undefined
浦地認為加賀谷的選擇是正確的,如果無法選擇、判斷要犧牲什麼,那樣的軟弱就是錯誤、罪惡的。惠認為浦地的想法相當正確又強大,但能夠對所有人也這樣要求嗎?最後只要選擇自己喜歡的選項就好,所以他會選擇拯救雙方,找到如何不讓意外再度發生、如發生時要如何拯救雙方的準備。
undefined
惠希望能讓所有的人都得到幸福,提出讓清次郎轉移到出去的辦法。
undefined
像是轉移到貓咪身上,兩人互相提出看法是否可行。
undefined
浦地認為即使能拯救也無法構成他肯定能力存在的理由,惠質疑能力到底要拯救到什麼地步才有存在價值,浦地一臉憤恨說著人類不應該倚靠能力,而必須接受所有困難和絕望,這段話暗示著他的痛苦和自身信念的堅持。
undefined
惠認為無視能力是現實的一部份,想要逃避現實的人是浦地才對。即使說到這地步,浦地認可惠的正確卻依然不改變自身想法。
undefined
結果惠一開始的目標就是說服加賀谷XDD
undefined
春埼轉述惠的想法,他認為能力不過就像手腳、言語一般,是自然不過的存在,世界的本質並不因此改變。
undefined
加賀谷回想著浦地夫婦曾對他說的話,淚流滿面地接下手機。
undefined
浦地異常平靜地和加賀谷通話。
undefined
浦地好奇他在哪裡失敗,惠認為浦地過度忽略自己的心情,從來沒想過加賀谷會選擇另一邊,惠曾在失去能力的咲良田和身為普通公務員的浦地對話。
undefined
相較於仰賴片面情報的浦地,惠一貫透過收集情報了解對方,進而找到讓對方也認同的作法。
undefined
同樣想要管理所有能力、希望消除不幸、以理想為目標,惠和浦地兩人意外相似。
undefined
按照預定回到咲良田的菫在電車上恢復了記憶,奇怪的是其中竟有兩年前菫死前的記憶,菫口中不停向惠道歉的理由為何呢?
undefined
預告,最終回終於要來處理三人的感情。


【心得】
1.津島
  對老師的好感度又再度提升,面對小孩子的任性還是以大人身分優先保護他,這是很了解彼此的情況下才會採取的應對方式。像村瀨事件也是,平常看來怕麻煩、連工作也碎念,還是會為了孩子而行動,根本是反差萌。

2.眾人逃脫
  有宇川在感覺都變得很歡樂,超自我中心的正義廚。村瀨的叫聲好可愛,常臭臉、態度不親切,本質上既認真又膽小,令人很想捉弄她XD

3.浦地
  本話他的表情和口氣變化很有趣,對於惠行動短暫驚訝後回到從容態度,在惠提到加賀谷時變臉,縱然能以理性思考並行動,但內心仍存有感情感到動搖。似乎對惠說的話有抱過期待?最後才說果然無法說服。

  他和惠的對話最有趣的是互嗆面對現實這邊,船板實驗的前提(現實)就是只能支撐一人,但是在該作品世界觀能力就是無庸置疑的現實,在能力可以做到許多事的前提下,兩人獲救也不是不可能的。

  惠說兩人很相似只是終點起點不同,兩人都想要消除不幸,只是一方認為要消除能力才避免,一方則是認為要用能力去抵抗不幸。

4.相麻
  回到咲良田後重拾記憶,目前看來至少能力將她看為同一個相麻菫才還回記憶。自從惠使用預知干涉後,現在的發展應該不在菫的計畫當中,但時間點來看在惠的預知當中。

5.預告
  管理局的事告一段落,眾人對於咲良田的未來有了共識,接下來就要輪到如何處理相麻的未來,怎樣才能達到ED歌詞中所指的幸福色彩。雖然有觀眾說菫要黑化了,可是從前面行動和小說內心戲來看根本不通。


 

第24話【BOY, GIRL and the STORY of SAGRADA 5/5】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野之尾談起老爺爺告訴她的方法,任何事物都有錯誤的地方,即使如此仍覺得正確就是對自己而言最正確的事物。此番言論讓春埼也忍不住思考,自身一直認為無比正確的惠是否也有錯誤存在。
undefined
undefined
即使選擇遠離人群和貓咪在一起,在攸關人類未來大事情況下野之尾終究同意惠的計畫,春埼注意到野之尾的心情出言安慰,對春埼有種成長不少的感嘆。
undefined
春埼接到惠的來電,他告知菫回來後倒下不醒,希望能得到春埼的幫助。
undefined
醫院內宇川問惠是否知道事情會變成如此,惠不知道卻預料到這件事,他要照計畫拯救菫。以正義使者自居的宇川認為惠不是正義之人卻是個英雄。這樣看來不是維持正義道理之人,而是能夠拯救他人的英雄。
undefined
對於惠的請求春埼提出了某項要求,這代表她要承擔責任,最後宇川離去前還是要葉配一下巧克力XD
undefined
惠和春埼一起等著學長到來,惠好奇春埼要求這件事的理由,春埼想要更理解惠,為此她必須回想起被重啟消除的回憶。
undefined
無預警被閃(*´艸`*)
undefined
學長出現,每次出場只能當工具人幫QQ
undefined
春埼回想起兩年前在頂樓上的吻和惠的表情。
undefined
春埼回想起當初的心情,兩人當初根本不用繞一大圈,兩人若無旁人(學長)拼命放閃。
undefined
被送到醫院的菫進入夢世界,她向奇爾奇爾請求得到力量。
undefined
惠和春埼進入夢世界馬上被米琪兒抱怨好久不見,惠向她詢問菫的行蹤,對惠而言菫的幸福是世界上第二重要的事,想讓菫接受當第二名的幸福。
undefined
惠認為現在的菫會待在自己房內而非兩年前的場所,存檔後兩人進門前春埼忽然消失!?
undefined
獨自一人待在房中的菫看起來相當低落。
undefined
菫為了傷害到惠而道歉,惠卻肯定菫為他帶來的幸福,希望她以後能繼續協助自己。
undefined
惠向菫許諾在他身旁的未來必定帶著笑容,要菫看自己的未來驗證這點,但菫害怕著即使得不到惠仍舊可以笑著的未來。
undefined
菫向惠提出了遊戲邀約,要求他答出自己正確的名字,若惠輸了要成為菫的東西留在夢世界。
undefined
春埼在三十分鐘後才被放回來,向房內的菫詢問惠的下落,菫卻語出驚人說掌中小石頭是惠的化身。
undefined
春埼雖然不相信菫會這樣對待惠,仍舊慌張接下菫丟出的小石頭
undefined
菫向春埼宣言惠已經是自身的東西。
undefined
春埼難得動怒,她認為菫也知曉這樣無法得到惠,想透過這種手段讓春埼為了惠主動交出人。
undefined
菫附和春埼的說法,要她交出惠。
undefined
兩年前的事讓春埼害怕傷惠、被惠討厭而無法使用重啟。
undefined
undefined
菫相當明顯的挑釁和引人注意的微笑。
undefined
春埼發動重啟到一半停下,驚覺菫一切言行還是為了惠。
undefined
可以預知未來的菫當然知道計畫是否順利,前面的挑釁不過是希望春埼能夠獨自使用重啟,不再成為惠的負擔。
undefined
春埼向菫透露想成為像她一樣的人,能待在惠身旁且能夠幫助他的優秀之人。
undefined
菫聽到春埼話也忍不住回她才想成為對方,兩方雖然言詞相對卻類似開玩笑,彼此表情和語調都放鬆不少。
undefined
兩人一起躺惠的床上回去現實世界。
undefined
時間倒回惠和菫的對話,惠相信菫一直都是相麻菫,當初也收到智樹的傳話。即使擁有2年前菫的所有記憶、即使聽到傳話,菫也不能相信自己是誰,直到惠定義她就是相麻菫她才能真正接受自己。
undefined
菫向惠道歉又給他新的負擔,惠的話卻帶出為什麼他擁有的能力是記憶,他的理想相當遠大、困難,這是為了讓他不忘記背負的事物繼續朝目標前進。
undefined
菫醒來後發現惠在床邊等著他,難得臉紅的菫好可愛,惠還趁機告白!!
undefined
菫不再需要為了未來的計畫小心翼翼說話,今後想告訴惠她真正想說的話。
undefined
兩人握手表明今後也要一起合作,看到這裡才覺得菫的死旗被拔除乾淨了。
undefined
春埼竟然早就醒了再等菫離開XDD
要原本就不熟稔的情敵友好相處才是不合理的展開,說出保持適度敵對和你肯定不懂的春埼好有正宮的從容氣場。

undefined
回想起曾被惠稱讚長髮,春埼決定要留長頭髮。
undefined
事件後眾人的情況和OP歌詞超合拍的,尤其是菫不再是海邊夕陽下悲傷的模樣,而是帶著笑容向前看QAQ
undefined
令人滿足的結尾,真的很喜歡這部作品。


【心得】
1.預知
惠進入照片前使用預知的時間是7點37分左右,本話春埼存檔時間在7點15分,進行預知時只能從春埼視點知道未來,所以惠才說不知道為何菫會倒下,但是早已預知道這件事。


2.惠的請求
  對春埼說想要救菫、對菫說無法拯救她,我覺得和惠對菫說的未來有關即ED歌詞捏他,惠和菫都相當清楚惠會將春埼擺在第一,所以不會選擇菫、無法滿足菫最想要的願望,但是他也愛著菫、希望她能獲得幸福,所以給她一個留在惠身旁的理由——幫助惠,允諾菫將在自己的身旁渡過幸福充滿歡笑的未來,在此之前需要春埼同意,春埼以想要更了解惠為代價,答應讓惠為了菫的幸福努力、也答應盡其所能地幫助菫。
  月色很美,一開始我沒有馬上意會到惠在告白,看到菫的反應才忽然想到這句雙關含意。想到春埼在你背後她很火這成句XDD


3.春埼
  看到春埼改變不少,前期的無私、無欲無求,現在知道要去安慰野之尾貓咪的事、因為妒意與憤怒差點上當、說會盡所能去幫助菫,對惠說的話有著正宮的餘裕,有種女兒長大的感概。想想未來表情豐富的長髮版春埼,換其他長髮造型感覺也不錯,有點想畫春埼和其他角色交換髮型。


4.相麻菫
  細究回復記憶後菫道歉的理由,因為擁有預知能力,她早就一開始就知道進行計畫會讓惠受傷,他需要背負人命的死亡和復活的責任活下去,菫知道就算惠知道這都是菫的計畫也還是會原諒、包容她,也會愛上她希望她能獲得幸福,就這點來看計畫出於菫的任性,因為惠提早知道一定不會配合這種計畫,但她同時也知道自己不會成為惠心中的第一。
  惠和春埼的相遇難以避免,但菫縱然有方法先成為惠的戀人,她也不會選擇吧,知道可能性中的惠那樣愛著春埼、獲得那樣的幸福,菫自身的潔癖不可能不選擇讓惠得到最美好幸福的那條路,這種自私和犧牲奉獻兼具就是相麻菫令人憐愛之處。
  雖然菫和春埼是情敵,但是去除這點對彼此評價應該不錯,所以才會羨慕、想成為對方。這集兩人從夢世界醒來後說的話好可愛喔,立場相對目標相同的關係有點萌,有點理解為何有人會喜歡上情敵CP。


5.配角們
  動畫未演出來,宇川無法判斷惠要復活菫這件事是否正確,抱持的態度是先復活再說,如果有必要會選擇殺死菫或是自殺負責,之前沒演出來所以最後也沒伏筆回收問題。OP出來那段,注意看宇川和岡繪里正吃著對方喜歡的食物XD
  另外,學長是唯一至始至終都是站在菫那方,他會如何看待菫的未來、幸福讓我頗好奇,可惜還是工具人用途為主。


6.雜感
  這部作品很強調情報,主角透過重啟獲得各種的情報才找到對策,情報不單單指能力細節,更多時候代表某人的心情、願望為何,惠不斷反覆提到彼此一定有誤解、要透過對話互相了解,當對彼此理解越多,就能從中找到共同之處並一起努力,基本上出場人們縱使有著軟弱、自私的一面,但都相當善良溫柔,最後才能走到和解。

 


10月新番我應該會追《泥鯨之子》、《寶石之國》、《魔法使新娘》、《網路勝利組》,心得文不一定,心得坑太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ista 的頭像
Trista

Glass jars

Tris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