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即使只要一個人犧牲自己的性命就能拯救世界,
  我也不認為那個人有必要死。

  如果害怕,只要逃跑就行了。
  普通人也可能因為擁有能力,
  就必須像英雄那樣犧牲自己。
  擁有能力是一件殘酷的事。毀滅總是在希望的前方。
  對那種東西抱持希望、因為無法放棄而持續痛苦,
  實在太令人悲傷了。
  即使沒有能力,人也有辦法獲得幸福。

 

※小說第6集為動畫16~19話進度

【內容大綱】
  學園祭到來,惠和春埼仍保持尷尬的關係使得班上話劇無法順利演出,在智樹等人的鼓勵下,惠終於向春埼傾訴感情,兩人的關係向前邁進。

  另一方面菫對向惠傳話下達目的不明的指示,一邊又和管理局的浦地一起行動。隨著咲良田接連發生能力爆走事件,惠終於明白菫的意圖和某人的計畫。

  咲良田的能力究竟該不該存在?必然的未來依舊到來。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補充小說和動畫差異】

1.浦地的夢
  內容是他與魔女的會面,一樣有石頭問題,但指的是春子。浦地並非父母緣故才討厭能力,單純討厭、毫無理由。
「不管被誰喜愛,都無法構成我喜愛那種東西的理由。」
  矛盾的是如果沒有能力,浦地正宗就不會出生。

「正因為在出生之前就受到能力的恩惠,正因為是最該深愛能力的人,我才應該否定能力。就是要捨棄私心,不惜否定自己的存在也要認定能力是邪惡的,這樣才有意義。」
「無論戰爭、犯罪還是能力,全都伴隨著犧牲者。並因此造就了許多不幸。只挑出其中例外的幸福來主張其正確,這種手法和詐欺有什麼兩樣。」

  不過魔女認為唯有希望才能代表一樣事物是否正確,他的存在就是三人的救贖。

2.事前準備
  浦地從菫打電話的時機推測她也有無法看見的時間。於是暗中調查找出如何應付預知能力。索引小姐向菫道別時喊了她的名字,也暗示她們早就調查過菫。菫猜測浦地之所以能避開魔女擬訂計畫,他同樣使用佐佐野的照片改變未來。

3.好基友
  智樹和皆實共謀讓惠和春埼兩人一起去看演唱會,智樹為了惠特意挑選歌曲,第一首是希望對方展現笑容、最後一首關於雨天的歌,還邊演唱邊使用能力對惠強力放送。關於見菫的最後一面這事,惠只有告訴過智樹。
——其他事情都無所謂。希望妳能展露笑容。像這樣祈禱與呼喊愛,就是我的一切。(歌詞)
「淺井惠從很久以前開始,就最喜歡春埼美空了。」
「我可以斷言。今天對他來說,是最幸福的紀念日。」

  至於惠拜託智樹的傳話,智樹的前言有點長,小說內依舊沒有直接表現沼澤菫能聽到傳話。

  本集忍不住對智樹的好感度大為提升,他還把惠比喻成大魔王、自己拿著廉價樂器想要打倒他XDD仔細想想,不算惠剛來後注意到重啟,最先認識、相識最久又同住好幾年的人是智樹啊,說自己是最了解惠的人一點都不過份。至於歌曲我不熟英文歌找不太到,不知是否又是作者虛構的。

  另外,智樹喜歡胸部大、性格冷靜的年長女性,難怪之前看到MARI很失望XD智樹還向惠探聽演唱時站在他身旁的村瀨是誰,彆扭配上直率,這兩人的互動也許異常有趣。

4.話劇劇本大綱
  在未來世界人們將意識連結到網路交換情報,某日系統錯誤造成災害,在工程師(惠飾演)努力下成功排除錯誤,但也因此失去所有感情,只有他的戀人(春埼飾演)相信他內心仍存有情感,結局是戀人展露笑容,工程師看見後終於笑了。

5.讚美
  話劇結束後皆實要惠好好稱讚春埼,但惠不是詞窮就是說出過度浮誇的言詞,春埼還幫惠說話。
「惠偶爾會很笨拙,就像現在這樣。」
「不可以對惠要求太多。他是那種就連意外的缺點也很可愛的類型。」
「試著說出口後,我發現這意外地難為情。」

  春埼好可愛~

6.坂上學長
  23日早上春埼告訴惠昨晚學長來電,他收到菫署名的來信已回到咲良田。這點解釋了之前觀看動畫的疑惑。

7.津島
  浦地說明選擇他的理由一是不擁有能力、二是他是惠最信賴的管理局人員。

8.宇川
  宇川在超市買了各式各樣的巧克力點心。惠在超市向她搭話,從她口中得知管理局的車子顏色,進而確信菫正和管理局的人一起行動。

  宇川在外讀大學時體會到沒有能力的普通世界,所以當能力出現危險時,她也開始思考能力是否真的必要。

9.菫的指示
  惠問菫要求這些是為了誰,菫說為了菫自己。惠原本猜測有兩人能消除智樹傳話記憶,岡繪里的能力比較沒有後遺症、較自然。

  惠從能力爆發和初始三人情報,推斷有人引發事件要讓管理局消除能力情報,再從隱藏號碼那的資訊得知傳話來自兩年前,加上從智樹和宇川那知道菫正和管理局一起行動,綜合起來推斷菫主動選擇死亡的理由才爆氣,後來進一步整夜思考菫的真正目的和心情才極端疲憊。

10.惠對菫的愛情
  惠對那位少女抱持著各種感情。煩躁、悲傷,與些微的恐怖。除了共鳴和尊敬以外,當然也少不了愛情。即使將這些全部放進攪拌機,依然無法妥善的混合,徒留許多凹凸不平的碎塊。
  惠一直在思考,推測她的行動,以及從行動產生的感情。如果一切都和惠想的一樣。那麼他第一次覺得她是個愚蠢的人。即使如此,結果還是不變。淺井惠愛相麻菫。
  無可奈何地、發自內心。他對她的愛僅次於春埼美空。這個順序連惠都無法改變。這並非基於他個人的意思,而是由更為絕對的力量決定。

11.智樹和皆實
  智樹當年剛認識惠時超討厭他的,直到大吵一架才放下心結。而皆實想和特別的人扯上關係所以一直接近春埼,還向智樹探問菫的事,卻遭到拒絕,為此她才向隱藏號碼要菫的照片。
  智樹看見菫後通知惠,同時也聯想到惠曾傳話給菫。

  有趣的是惠周遭的女性們多是將他視為一個特別、異質的人,但是津島和智樹反而強調惠不過是個普通學生,希望他得到平凡的幸福。

  讀這集時忽然想到,如果皆實知道接下來要消除能力情報,她會不會選擇自殺,這樣就能以看得見的幽靈一直留在世上。

12.春埼
  不論是依菫的指示行動、惠所作的種種推論都沒有告訴春埼詳情,他只希望春埼不要被捲入、有必要重啟時再借助她的能力,惠早上到春埼家前也沒有主動喊她。

  春埼知曉惠的顧慮才不願任性要一起行動,現在的她就算在一旁也幫不上忙,所以才希望自己有天能為成他的力量,自己的任性能成為惠的幸福。

  春埼連說想要幫惠煮咖哩,沒收到回覆又馬上傳了道歉。兩人的關係還是有些小心翼翼。

13.能力爆發
  人們擁有能力後只是隱約覺察能辦到,實際使用能力後才會發現自己是能力者,所以初次使用一定是不自覺。

14.最初的三人
  三人會談的場景,魔女為20歲,其他兩人比她大7、10歲,魔女從高中起就是春子鋼琴教室的學生。

  清次郎的能力就人們就算接觸到指定情報,才剛理解並感到奇怪後就會馬上遺忘。當事人會自己做出解釋。像是春埼變成一直反覆生病、失去記憶,目前處於喪失兩年多記憶的狀態。

15.村瀨
  惠煩惱能力是否必要時和村賴的對話,有點胃痛。

「方便的東西,和那東西產生的成本之間的平衡。或是為了讓人幸福,究竟可以犧牲多少東西。」

「如果將車子在這個國家行駛的成本換算成人命,就是至少每兩小時會需要犧牲一個人,你不覺得有點高?」

  再降低成本前一定有某種程度的犧牲,即使這樣也要選擇繼續發展,人命在某些時候真的不是最值錢,但是親友才是最痛又無可奈何。

16.照片
  菫的照片惠前一天就撕毀掉,浦地誤會惠利用照片才能預知事件發生。


17.各事件的時間點
【22日】
13:00惠遇見村瀨
13:43惠拜託智樹傳話
14:30話劇演出
18:20學園祭閉幕時間
19:00存檔
19:15菫向路人問路
19:30菫和浦地會面時間

【23日】
08:30惠到春埼家會合
09:30發生車禍
13:30校內善後打掃結束
14:15智樹打給惠告知目擊菫的情報
15:00超市買東西
15:30超市人們大笑
16:00隱藏號碼來電
17:00隱藏號碼來電2、菫和索引小姐對話

【24日】
09:00惠到春埼家
09:30惠到醫院頂樓
10:45宇川和津島見面
13:00春埼到神社
13:30浦地見惠
16:00菫拜訪惠家
17:30一起吃咖哩
18:05菫離開惠家
18:17開始下雨


【感想】
  小說對於細節描述和推論過程詳細許多,之前版友討論的都有較清楚的解釋,配角的行動也較清楚。其中浦地的想法明顯和惠做對比,我對浦地堅稱自己是一般人這點忍不住笑出來,在旁人眼中他和惠、菫都是以情感為目的標的,行動又以極端理性去計畫,不惜傷害自己和他人。
  不知本集惠的自白能不能成為菫黨的安慰,至少對菫來說在死前就已經獲得回報了,想到這點替她感到高興。
  只看動畫對於人物的印象會有點不同,像皆實在小說中明顯有灰暗令人帶點不舒服的一面,倒是智樹這集表現真的很討喜。期待小說7。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ista 的頭像
Trista

Glass jars

Tris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