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我不會忘記。不管是一開始決定的目標,
  還是設定目標的理由。大家的所有話語和行動,
  我都不會忘記。
  只要不忘記目標,就甚麼都能忍耐,
  只要不忘記終點,就能持續前進。
  不過我第一次想要忘記什麼。
  我有點想要忘記相麻菫的事情。





  你不會忘記。即使沒有能力,
  你也不會忘記相麻菫。
  因為即使你擁有隨意抹消記憶的能力,
  你也不會用在相麻菫的事情上。
  這與能力無關,
  因為你是淺井惠,所以會選擇記在心裡。
  因為你知道更加重要的東西,所以不會遺忘任何事。
  你會珍惜地帶著所有記憶,持續前進。


undefined
undefined
 

【內容大綱】
  浦地的計畫成功讓咲良田的人們遺忘能力,春埼失去與惠相處的兩年記憶,菫則成為普通女孩子,惠為了收集重啟的必要條件而回到故鄉,到底該選擇什麼才是最幸福的結局呢?


【補充小說和動畫差異】
1.惠得到虛假記憶
  小說中惠相當冷靜地思考春埼不在新記憶中的理由,推論出浦地能力回溯春埼的時間想切斷兩人關係,目前一切都在菫的計畫中一定能順利重啟,惠才連絡春埼母親、打算利用春埼的法則進行重啟,令他煩惱地反而是現況能讓菫普通的活著。雖然現在春埼不記得惠,但只要像以前一樣慢慢累積互動、對話,惠認為也一定能建立幸福的關係。即使如此惠依然想要能力,所以才選擇重啟。


2.惠眼中的菫
  惠一直都用野貓來形容菫身上孤獨神秘的氛圍,成為普通女孩的菫相當直率、開朗且幸福,但對惠來說已經是完全不相同人。
——對我來說,因為能力而扭曲的妳,才是相麻菫。
現在的相麻,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相麻。只是個外表被塑造成和她一模一樣的冒牌貨。

  另外,皆實也有某種程度的改變,不在老是戴著虛假的笑容。還有在醫院的片桐確實病危。


3.回鄉
  這集回老家的理由只是為了收集見春埼必要的東西,能和家人對話完全是意料之外。妹妹莫約兩、三歲,母親三十九歲,外表比實際更年輕。


4.春埼
  春埼完全沒有喪失記憶的自覺,回家後對於房間擺設充滿貓咪商品感到疑惑,翻找過程中才發現餅乾盒子。基本上春埼不會拒絕他人的請求,惠利用這點還騙她母親已經同意拐人出門,因有點不安,路途中惠一直拉著春埼的手。

  兩人在照片中除了顏色話題,還談為什麼牽手時雙方的手都會變暖。

「我一直都在觀察淺井惠。在對照過我的感情與哲學後,判斷他是正確的。我是基於自己的意志,決定相信他。」
「我想回想你的一切。在回想起來後,如果你有錯誤的地方,我想理解你的那部分。」

小說細緻地描繪春埼對惠從不信任到相信,漸漸開始感到懷疑,最後在了解一切下選擇他。


5.相麻
  菫決定爽約後原本打算去找隱藏號碼,發現浦地車子行蹤知道被監視才去爬樓梯,認為能做的事情都完成了,避免浦地利用能力救活自己,才選擇高處墜落即死的方法,墜落時指另一人就是春埼。

  小說沒明示回到咲良田取回哪些記憶,自殺回憶片段是動畫添加的演出。


6.坂上
  照片中和菫有講到話,也有描寫立場迴異他人的坂上對菫和惠的看法,做為能力者中的普通人一下變得討喜許多。

「不過無論哪些是謊言,無論現實與我想的有多麼不同,我都不想討厭她。雖然我之後或許會變得討厭她,但我覺得還是繼續對她抱持好感比較好。因為——因為無論是反抗管理局,還是被大人們追趕,都不如討厭相麻學妹來得可怕。」

「你非常膽小,但同時也非常勇敢呢。其實只有膽小的人有辦法勇敢。邊害怕邊前進,才叫勇氣。例如春埼美空不管做甚麼,看起來都不像有勇氣。她大概只有愛與信賴,完全沒有一丁點的勇氣。」
宇川對於坂上和春埼的評價。

  「我,就是討厭你這一點。你一定認為自己比周遭其他人都優秀吧?認為全部的事情都由自己來處理最有效率對吧?我就是討厭你這點。你不僅優秀,還對自己的優秀有所自覺。你因為了解自己的特別,所以就算能夠原諒別周遭的失敗與軟弱,也無法原諒自己的失敗與軟弱。那樣非常傲慢。
  你的確很厲害。簡直就像魔法師一樣。不過即使無法做得像你那麼好,即使效率很差,甚至連一個人行動的勇氣都沒有。我也一樣想幫助相麻學妹,希望大家能夠獲得幸福。所以我想說的是,我好歹也算是自主參與這次的行動。請你別把我說得好像被捲進來。
  你看。你又像這樣道歉了。因為你認為自己很優秀,所以才會覺得甚麼事情都是自己的責任。」

  這段讓我想到有人曾對我說:自責、認為都是自己的錯這種想法,不只高估自己的影響力,也忽略了他人的存在。淺井惠認為自己傷害了菫、忽略她才讓她做出如此選擇,將這件事攬為責任,某種程度上也忽略菫的意志和選擇。


7.浦地
  能力爆發計畫進行不順利,浦地思考著惠在只能防守的比賽中要做甚麼才能獲勝,方法一是讓對方犯規輸掉,即讓管理局成為浦地的敵人,方法二是說服對方、讓他投降。浦地認為惠會選擇說服自己才主動連繫。

  浦地相當不會用手機,一般都交給索引小姐操作。這段有趣的點在於惠將能力視為手腳、方便的道具,討厭科技象徵的手機似乎也暗喻浦地反對、厭惡能力。

  相較動畫感覺兩人在車內會議後很快和解,小說描寫浦地仍保抱持立場不同但目前合作的態度。

  「假設我協助你,我有什麼好處?」

  「在我犯錯時,你能第一個發現。因為你能知道我所有的打算,所以不管是突襲或是背叛都隨你高興。如果我對你的目的來說是阻礙,那比起當我的敵人,還是當我的同伴比較有利。」

  「增加這種不曉得何時會背叛,徒具形式的同伴,又有甚麼用?」

  「那還用說嗎?我遲早會讓你成為真正的夥伴。讓你相信我想的未來,比你想的未來優秀。作為實現這個目的的第一步,就算只是假的同伴,我也希望你能待在我身邊。浦地先生,我們果然還是極為相似。不一樣的地方只有起點和終點而已。非常相似的我們,能夠再多了解彼此一點。就算不到完全,也已經足夠理解對方了。我們只能如此相信。所以,浦地先生。就算只是形式也好,讓我們成為彼此的同伴吧。」


8.KTV中的眾人
  在包廂中只有智樹有心情唱歌XDD聽完惠的說明後眾人反應不一,宇川不滿惠違反約定擅自讓菫復活,惠認為萬一宇川認定復活是錯誤就會選擇殺菫或自殺,基於人命比約定更重要才隱瞞此事,並反過來拜託宇川作為中立者觀察他和浦地。


9.預知
  惠從菫的言行判斷完成計畫後會選擇再度死去,所以說將預知只用在菫是謊言,只是要她有責任活下去,說完菫離開咲良田方法後惠開始探查浦地計畫。但因時間不足雖知道能獲得眾人協助,卻還不知道能否阻止浦地計畫、菫的未來,沒能預知到菫會昏睡,但也知曉她回來會被重新想起的記憶傷害,所以他才要按照自己的預定去救她。

  至於菫在和惠談話時不斷預知對春埼的謊言,理想狀況是春埼真的重啟,但無論怎麼做春埼還是會發現謊言而停下。

  綜合以上和菫之前說她的故事結束、毫不猶豫要跳樓,起初菫的計畫結果就是自身死亡,在意外活下來後生命還是選擇用在惠身上,並讓他定義自己的幸福。


10.記憶與約定

  「我們來盡量增加理想的記憶吧。為了讓你喜歡上不會遺忘任何事物的能力,不管再小的事情都不想忘記,以後我們就只創造理想的記憶吧。」

  惠和春埼等待包廂眾人做出決定時的對話,他第一次想忘記什麼、想忘記菫,惠難得向春埼示弱、透露內心不安,最後兩人做了約定要一起做晚餐,惠想著想吃春埼家口味的雞肉咖哩,感覺莫名地閃。


11.菫和惠
  「如果想定義別人的幸福,我到底需要多大的權利,必須任性到什麼地步才行?面對無法負責的事情,如果我不慎犯了錯,又該怎麼辦才好?或許因為害怕失敗而裹足不前,才是正確的選擇也不一定。」

  兩人都在煩惱相同的事,他人有資格去定義別人的幸福嗎?菫想讓惠得到幸福、拯救他,也傷害了他。惠認為菫無法得到幸福是自己的錯固然是惠的傲慢,但他的作為選擇確實傷害到她,這樣他還有資格去拯救她嗎?菫肯定惠的幸福幫他達成,反過來惠也肯定她帶給他的幸福,讓菫能夠相信她的所作所為是正確的。幸福的定義沒有正確答案,當得到當事人肯定,連自己也獲得了救贖。同時呼應到惠自身的心結,他一直認為自己不過出於自私才幫助他人,擅自介入留下對方無法拒絕的其他路,時時刻刻懷疑自己的正確又不能肯定。

 

12.烏托邦
  惠以前無法忍受現況時就會搭電車到遠方,明知找不到還是想尋找容身之處,就算留在咲良田這裡也不是他心中的理想鄉,世界上那裡都不存在。小說最後點出惠的本質就是祈禱能得到幸福,如同孩子般為了難過的事情感到悲傷,為了幸福的事情理所當然感到高興。情感和理想如同孩子般純真不切實際,理性和聰慧超出一般成人的程度,結合下就是天生的勞碌命啊。

  「即使如同作夢般祈求萬能,依然無法成為萬能。即使知道這點,依然想拯救所有人。無論再怎麼軟弱又殘酷,即使客觀看起來一點都不像那樣,你依然也一直是個英雄。」
宇川對惠的評價。


13.未來
  「在惡魔的故事裡面,完美的快樂結局是甚麼?」
  「願望被實現,所有人都獲得幸福,連惡魔都給予祝福。這就是我希望的結局。」

  「讓我們接受現實,但依然不放棄任何東西吧。增加同伴,創造出即使我們不在後,依然能繼續前進的系統吧。這樣一來,在一千年或一萬年後,不是我的我們,將站在夢一般的場所。」

  小說劇情只有到惠和春埼談完話,動畫OP那段後日談完全是加戲,實際上現況沒有被解決、也還沒解鎖浦地夫婦,只是惠的手段讓浦地無法進行原本計畫,雙方暫時合作尋找更適切的方法,與其說結束不如一切才剛開始。


14.其他閃光點

「如果有兩個你,答案就會非常簡單了。」
——就算有兩個我,也只是讓想和你在一起的人變成兩個而已。

  惠一堆內心話都是閃光點,動畫沒演出來就削弱不少威力。之前好像有人假設用能力創出另一個惠,根本不能解決三角關係。


15.各事件的時間點
[25日]
07:30惠醒來
13:30和菫談完後惠翹課回老家。
17:30惠到春埼家

[22日]
19:15菫向路人問路
19:27和智樹會合
19:37進入照片

[23日]
09:00惠見岡繪理
09:30能力爆發事件失敗
09:53浦地連絡惠
10:45浦地回想兩年前惠反抗管理局的事情
10:55浦地到達KTV
11:30說服加賀谷的時間點
16:30菫回到咲良田
17:00菫埼和野之尾對談
17:30惠來電
18:00春埼到達醫院
18:15坂上到醫院
18:50準備進入夢世界
19:15在夢世界存檔
19:45春埼見菫

undefined

【感想】
  動畫看完對春埼戲分有點不滿足,還是小說比較多內心話和閃光彈。

  「淺井惠,請你為了春埼美空當個好人。直到有一天,你能相信你的真心就是真正的你為止。請用教導春埼美空正確的情感為藉口,持續當個正確的人。」

  惠就是那名被神詛咒的青年,為了他人的事而感到痛苦而不得不幫助他人,惠因為菫的肯定得到幸福發現自己的理想所在那段,讓我想到2年前菫道別前對惠說的這段話,不必用藉口、不用自責、不用謊言,選擇能力存在固然是出於自己的任性,也是期望所有人都能幸福的真心。而就是因為惠的理想過於遠大,才會得到無法遺忘的能力、讓他能夠不迷失自己的路,但再怎麼堅強、不忘初衷,即使知道正確的事情還是會感到難受、懷疑,這時在他身旁的春埼能支持、肯定他一起走下去,當年的菫想必就是看到他這樣人生態度才無法自拔的愛上惠。

  我一直在想遇見惠之前的菫過著怎樣的生活,和他人相處無法坦然、只好用偽裝的姿態活著,唯有在獨自一人眺望夕陽的時刻才能做回自己,比起2年前在晴空下傳遞的話語,在夕陽下隻身一人更接近她的真實樣貌,令人感到寂寞的生存方式。遇見惠到底算不算她的不幸呢?照理說等個幾年她就能忘記能力的事情普通的活下去。兩邊的未來放在她面前選擇,就算無法直接看見聰明的她也能預想前方的苦痛,即使如此還是選擇介入惠的人生這條路,無人理解、受到他人影響、老是孤單一人的她,最喜歡的人能將自己放在心上一輩子,能夠肯定自己的言行舉止、能夠理解自身的寂寞和痛苦,這就是她選擇的幸福所在。我最為她高興的橋段是菫對惠說不喜歡傳話,今後要聽自己的聲音。

  一直被提及的尋找正確事物的方法,作者在後記提及就是神聖的事物,要我來說會用最有價值、最重要的東西來指稱,無論是惠的理想、菫幫助惠的手段、春埼選擇惠,都是和他人有關,他人的幸福攸關自己的幸福,所以在行動時就必須將他人的存在也納入,人和人之間的連繫、互相理解得到的慰藉與喜悅,這些是本作給我的體悟。

附上眾人前進的圖
undefined
undefinedundefined

最後以可愛的春埼結束心得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ista 的頭像
Trista

Glass jars

Tris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