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就算用盡一切方法,
    我們也要好好生活下去——
 
 
  【作品介紹】
  原作 河野史代
  導演/編劇 片渕須直
  動畫製作 MAPPA
  台灣發行商 前景娛樂
  片長   130分
 
 
 
中文預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B68Qtaz-cY
 
  本作改編自河野史代在2007~2009年間連載的漫畫《謝謝你,在這世界的一隅找到我》,描寫迷糊、傻呼呼的浦野鈴她的年幼生活,和18歲時在父母安排下嫁到吳市北條家後的故事,以戰爭背景描寫小人物的人生風景。
  以一個村婦為主角的平淡動畫故事,使得導演片渕須直和製作人丸山正雄在前期一直找不到人投資此片,直到「GENCO」負責人真木太郎加入後,該企畫在Makuake募資網站上募得高達三千多萬日圓打響名聲,真木才籌得後續資金,此作好不容易才完成。
  之前看宣傳主打女主角配音是能年玲奈,去看更詳細資料才注意到丈夫配音是細谷佳正、青梅竹馬則是小野大輔配的,老實說能年在一開始配鈴的小時候超違和,後來配成年鈴感覺就好多了。原著漫畫早在三年前就出台版,最近電影上映又推出了套書版,作者其他作品也不錯,可惜除了本作和《家庭主夫手記》外都絕版,雖然畫風樸素,但作者筆下的女性身姿有種吸引人的媚態,像鈴的痣就很棒。看完電影再看《夕凪之街櫻之國》可享受遭受多重連擊的樂趣喔。
 
【故事內容】
  主要事件在1944、1945年間發生的,對歷史事件敏感的人看這年代就知道會有重大事件發生。主角浦野鈴性格冒失、迷糊,讓劇情上因為鈴冒失的性格造成不少的日常笑料:像是不知道夫家的姓氏、聽不懂小姑的挖苦、因在海岸邊畫戰艦被憲兵當作間諜惹來夫家人大笑、又因她熱愛幻想、喜愛畫畫,生活如同她筆下的繪圖日記般想像與現實交錯,像是將敵軍砲火當成顏料揮灑、海上浪花如同白兔跳躍。
  樸素的畫風和溫柔清淡的色彩配上鈴的平凡生活,前半是讓人忍不住微笑的日常片,到後半急轉直下鈴遭遇重大打擊,連畫面都以意識流的方式展現她的苦痛,幸好結尾仍是抱持愛與希望的溫暖風格,縱然從觀眾立場知曉他們後續會面對其他困難,有種又欣慰又心酸的複雜感受,但至少他們仍活下去。
  鈴和丈夫周作屬於婚後慢慢培養感情的細水長流,婚前只見過一次面的兩人互動很生活化、很可愛,在日積月累的相處下,選擇你成為最好的現實,另一條支線則是鈴和擦身而過的青梅竹馬水原,鈴和水原小時候相處頗有幾分歡喜冤家的趣味,但在戰爭背景下水原依循兄長的路成為海軍志願兵,和聽從父母嫁給他人平凡生活的鈴立場成對比,面對已成他人妻子的鈴,在戰場上失去不少同袍的水原懷著祈禱說:希望妳能面對微笑想起我、希望妳平凡活下去,兩邊的感情描寫都令人印象深刻。
  和其他以戰爭為背景的作品相比,這部片將戰爭的訊息都放在背景細節而非敘事主體,連傷亡畫面也被輕輕帶過(尾段有較直接的場面但比例很少),作品表達含蓄,但細節細究起來有點胃痛。沒有知曉一切的旁白,以主角鈴的平民視角描寫她的生活,她對戰爭的所知來自政府政令宣導、周遭人的耳語和所見所聞的砲火隆隆,她煩惱著嫁到夫家後新的人際關係、柴米油鹽等日常瑣事,而非戰爭的意義與是非正義,人們將戰爭視為日常的一部份努力生活,配給不足就努力開發菜色、物資不夠就找尋替代品,體現各種當時的生活小智慧。但當戰爭情勢轉變,所謂的日常也漸漸被侵蝕、破壞而難以維持,向來樂觀的鈴接連遭受打擊後也忍不住痛哭質疑一切忍讓和犧牲的意義。
  隱諱、內斂的敘事方式,平淡緩慢地用日常小事層層疊疊出鈴的人生,讓人投入其中再因後續的事件為了他們的遭遇唏噓不已,也許有人無感、也有人大哭,觸動到我淚腺的是一向好強的小姑勁子遷怒大吼那段QQ
 
【與漫畫原作差異】
  電影版大致上衷於原作美術風格和劇情,很完美地建構當時的場景,連原作開頭簡單帶過玲跑腿的場景都特別畫出玲所見所聞的細節,砲火場景表現也比原作更有魄力,但有幾句台詞的修改,使得鈴惹來爭議,鈴在戰敗後所說台詞原作寫:「暴力で従えとったいう事か。じゃけえ暴力に屈するいう事かね。それがこの国の正体かね」。至於電影版改成「海の向こうから来たお米…大豆…そんなそんで出来とるんじゃろうなあ、うちは。じぇけえ暴力にも屈せんとならんのかね」。我一開始還看不懂這段為何冒出米來?後來才想到前面黑市有提到台灣米,玲她們的部分糧食來自外國的殖民地。原作有委婉指出用暴力讓他人屈服、終也屈服於暴力,暗指鈴意識到日本侵略他國的事也是同等暴力(太極旗),但電影版較偏重失去犧牲的意義而帶來的失落與憤怒,對於戰爭的指責弱了不少。同時也有人認為以玲的身分不太可能突然想到原作台詞,反而電影修改後更貼切當時的時空背景。
  另外,略為可惜的是電影版因為片長的限制,刪去了花街女性蓮的(漫畫翻成藺)相關事件,只留下她和鈴的第一次見面,關於蓮和周作曾論及婚嫁卻被家人反對的過往、後續蓮與鈴友誼互動都沒演出,只有周作的封底缺角筆記本、路人提及的訊息暗示蓮的下落。使得未看原作的觀影者會不解後段鈴遭遇苦痛時會在心中向蓮訴說、為何鈴面對周作質問想回廣島的理由時固執地全都說不。在這版本的正片結束後,工作人員名單和募資感謝名單背景有後日談和蓮的小故事,也算是稍微補足。後來因本作完成後受到熱烈支持,導演片渕須直表示會製作完全版,不一定是以現在電影院放送的方式撥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ista 的頭像
Trista

Glass jars

Tris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