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程.jpg

本篇為重啟咲良田同人短篇,含重要劇情據透,可能影響觀看作品樂趣,請慎入。

 

  少女孤身在岸邊等待。橘紅夕陽倦怠地倚著海平面,粉色雲彩無力抵抗天空暈染上靛青。面對早已知曉的重複日常,惟有此刻存於當下。

  咲良田,一座半數居民擁有超能力的小鎮,人們擁有的能力反映自身的願望,小到能知曉今日的晚餐,大到能破壞整個城鎮,無論是想再見到孩子的母親、希望回到過去時光的男子、不忍世界上所有悲傷的女孩,都為此獲得能力實現願望。

  有人稱呼這種力量是奇蹟,能達成更美好的未來,也有人認為這是惡魔的誘惑,終將使人們跌落更痛苦的深淵。

  雖然出生在這樣不可思議的城鎮,對於沒有任何能力的國一學生佐藤花葉來說,下節課要進行的隨堂小考遠比這件事還來得重要多了。

  方正的米白色教室裡,正值青春時光的學生們無視窗外的湛藍晴空,多數人獨自在位置上死命背著課本題目,也有一些人選擇以不變應萬變,和鄰座同學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

  戴著眼鏡留著過肩長髮的花葉直盯著手上的書頁,納悶身為日本人卻要學習外語的必要性。

  ——壓根不想學什麼使役動詞,唉,如果有能力乾脆把考試通通廢掉。不過不少人雖然在國中時期得到能力,但像之前隔壁的田中覺醒能力,卻只能將手中杯子範圍內的水冷卻罷了。像我這種既沒專長又沒夢想,也沒甚麼非達成不可的心願的平凡人,肯定不會獲得甚麼特別的能力。嗚嗚,要是我像菫那麼聰明就好了。

  彷彿聽到少女的心聲,坐在右方的好友轉頭過來關心。

  「花葉,妳還好嗎?」相麻菫輕聲問道。

  花葉將目光從課本移開看向好友,柔軟的茶色短髮勾勒出小巧的臉蛋,眼尾微微上吊的眼眶鑲嵌著溫柔的琥珀色,略為單薄的制服身型底下露出白皙的四肢,像貓般纖細優雅的舉止,連同樣身為女孩子的自己也忍不住多看兩眼。

  佐藤花葉和相麻菫,兩人都是出生於咲良田並讀同一所幼稚園,小時候的菫身體不好又常常在玩耍時莫名哭泣,連開朗的花葉也很苦惱怎麼和她相處,每次相麻家母親接到通知都會趕來道歉並安撫菫,連續幾個月下來菫最後還是被安排轉學,本來就不熟稔的雙方就此斷了連繫,直到升上國中進入新班級偶然重逢。

  花葉一開始很難相信眼前笑臉盈盈向自己打招呼的少女,與記憶中總是紅著眼眶的女孩為同一人,以此為契機,兩人逐漸變成無話不談的好友。

  ——菫待人親切、和善,與任何人都能輕易打成一片,成績不錯又積極參與活動,還加入學生會,只差一個男朋友就更完美了,不知道她會喜歡上怎樣的男孩子?

  「菫,妳看這個句型為什麼不對啊?」花葉把握機會向班上成績第一名討教。

  「首先妳要注意時態——」菫把椅子拉近靠過來,邊講解邊用筆圈出題目句型的重點。

  「原來如此!謝謝妳,菫!」花葉讚嘆好友淺顯易懂的解說。

  ——如果是那麼聰明的菫一定能夠得到更厲害的力量,說不定還會進入管理局呢,可是,對菫那麼完美的人來說,想必也沒有藉由能力實現願望的必要吧。

  沉浸在思考中的少女沒有注意到好友噙笑的嘴角凝結,擺在腿上的另一隻手以難以察覺的力度輕輕抓住裙擺。

                

  少女默然在岸邊等待。靛藍夜幕靜靜降臨輕撫粼光,遠方星點無語閃爍著。 忍耐無法傾訴的真實話語,惟有此時凝聽自我。

  為了迎接許久不見的友人,米琪兒一早醒來就在花園忙碌準備。奶油色木質桌面鋪上淺粉紅色格紋桌巾,擺放著銀白色鳥籠型點心架陳列各種繽紛甜點,像是芒果慕斯派、檸檬凝乳乳酪蛋糕、草莓奶油蛋糕、栗子蒙布朗、巧克力甘納許蛋糕、水果磅蛋糕、紅茶司康、可頌和手作餅乾等等,還有一大壺金黃色洋甘菊茶。

  自從相麻堇轉學回到咲良田後,米琪兒常纏著她要多來醫院見面,這次菫承諾結束期末考試後一定會來拜訪,為了這天米琪兒和奇爾奇爾討論許久才敲定佈置,她還特地換上新的服裝和編髮。

  「你看,菫一定也會很喜歡的!」米琪兒得意洋洋地向肩上的青色小鳥誇耀自己的成果。

  「啊,菫到了。菫!」注意到遠方逐漸靠近的人影,米琪兒放下東西衝向前擁抱好久不見的友人。

  從灑落午後陽光的醫院病床上醒來時,菫就注意到窗外一角不自然的藏青色,現在米琪兒所在的花園壟罩在滿天星斗的夜空下,周遭妝點著不同深淺粉色的星型花叢,宛如被獨立切割出來的夜色空間漂浮著閃爍的螢光光點。

少女身穿薰衣草色的短袖洋裝,右側麻花編髮繫上白色緞帶,她帶著與七年前相比絲毫未變的笑臉和容貌迎接相麻菫。這是只有在夢世界才能作到的不可思議景色。

  身上仍穿著長袖制服的菫望向桌上遠超過兩人份食量的點心架,對抱緊自己的少女問說:「妳最近是不是又迷上什麼作品?」

  「呵呵,奇爾奇爾朗讀的繪本很有趣喔。」米琪兒拉著菫一起坐到木椅上,笑得瞇起眼來高興地描述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位女孩和最重要的家人一起住在山丘上,有一天,家人意外重病臥床,臨死前對女孩說自己會在女孩成人之後再來見她。孤單一人的女孩,日復一日向星星祈禱,希望可以早點長大見到家人。

隨著時光飛逝,女孩長大成人,依然沒有忘記對家人的思念,在一個沒有月亮的晚上,女孩夢到自己和家人在佈滿星星的庭院裡喝茶。

  「我也想和小菫在漂亮的星空下喝茶,才拜託奇爾奇爾打造這裡。」

  「故事的後續是什麼?」

  「不知道。我沒興趣知道結局,只是覺得畫面很好看。」

  「也許女孩夢醒來依然一個人。」

  「……也許吧。不過我和奇爾奇爾在夢裡可以永遠在一起。如果小菫也能一起待在這裡就好了。」

  「我這次遵守約定來見妳了。」菫笑了笑沒有直接回應米琪兒的期待。

  「嗯……。」米琪兒略為不滿地將草莓蛋糕切下一角放入口中。

  ——小菫自從搬回來後變得有點奇怪,以前才不會這樣笑,在外面的這幾年發生甚麼事情了嗎?明明只要在這裡什麼願望都能實現。

  「這塊乳酪蛋糕很好吃呢。」菫裝作一無所知的表情稱讚甜點的美味。

  「那也來吃吃這個芒果慕絲派,妳們那邊還吃不到喔。」米琪兒立刻心情好轉喜孜孜地推薦。

  ——沒關係,我會在這裡一直等著妳,直到小菫妳願意告訴我真正的願望。

  「小菫,如果妳想到其他願望,一定要告訴我,奇爾奇爾一定可以幫妳實現!」樂園中的少女一再重複相同的話語,邀請進入永不甦醒的美夢。

                

  少女佇立於岸邊等待,等待「再生」的那一天來臨。

  懷念去世之前仍掛念自己的母親。

  愧疚一無所知崇拜自己的同學。

  罪惡無視了重視自己的朋友。

  少女持續等待、逞強、等待、虛偽、等待、無視、等待、謊言、等待、謊言、等待、謊言、等待——祈禱可以到達真正笑著迎接全新未來的那一天,

  在倒數九百九十日之時,少女在一如既往般燃燒的紅色夕陽下遇見了少年。

  如果沒有預知,少女就不會為了逃離預定而前往岸邊。

  如果沒有預知,少女就不會向似曾相似的背影搭話。

  如果沒有預知,少女就不會愛上軟弱又溫柔的少年。

  如果沒有預知,少女就——

  如果沒有預知,少女也就不是現在的少女。

                

  人只能從神骰出的點數中尋找幸福,那握有骰子的人如何認定最幸福的未來呢?

  停滯在原地等待未來的少女,尋找著最正確的答案。

  遇見他之後,以他的未來丈量自己的幸福,以他的幸福定錨自己的未來。

  在細雨紛飛之日,少女朝著戀慕之人期望的世界前進,祈禱這是最正確的未來。


後記

  原作中對於相麻菫的人際、過去沒什麼著墨,在遇見惠之前,菫過著甚麼樣的生活?和家人如何相處?有朋友嗎?她怎麼看待能力消失後的世界?認識惠之前她對春埼的想法?米琪兒算是她的朋友嗎?她知道能力消失後對米琪兒的影響嗎?

腦補可能的狀況後,自行追加原作沒提過的事件時間點設定。由於預知能力的限制,即使能得知別人的感受,菫卻不知怎樣的未來對自己才是幸福,設定起初相麻菫孤獨等待能力消失的世界來臨,直到遇見惠才得到幸福的座標,決定往什麼方向前進,最後向另一個幸福的未來踏出一步,標題和概念來自同作者作品階梯島中出場角色所說:「朝著旗子一點一點前進,這段移動過程才是幸福的本質。」

  第一次寫同人文,一直對於二創人物形象捕捉、設定拿捏沒什麼信心,只有嘗試過畫圖而已,在撰寫觀後文時一直思考人物,好奇到最後忍不住想寫相麻,原本想從第三人稱全知視角描寫菫,後來想多加上她和他人互動才改由別人角度側寫她,將菫小時候深受能力影響,家庭人際不睦藏到設定背景中。

  原創配角花葉(はなはHANAHA)名字來自花葉色(はなばいろ),代表油菜花的橙黃色,關鍵字是不普通城鎮的普通女孩,同樣是花朵,和菫象徵的紫色為對比色,而佐藤為日本大姓屬於普通人象徵,又和砂糖同音。

  繁星花(ペンタス)花語為「希望がかなう」、「願い事」,實際上花期在夏秋之間,原本想找呼應米琪兒對菫友情的花,發現繁星花花語不錯、和前面場景呼應又不屬於冬天花朵,就選了此花作代表,至於該段落出現的繪本純屬虛構,繪本故事修改多次,很煩惱米琪兒會說什麼,最後才敲定繪本結局留白。

  第一段花葉視角時間點在國一第二學期,照理說春琦也在班上卻沒有出場戲份,第二段米琪兒視角時間點在國一第三學期期末。

  過程中深感受到個人詞彙貧乏,希望能得到一些讀後回饋。

  將此文獻給八月三十一日離開世界的那位少女。


附錄

【原作事件時間設定】

五歲春埼仍有情感

小一野之尾7月認識爺爺、

小二主角、片桐14歲沉睡、MARI同年誕生、春埼已有規則

小四10月野之尾和野貓爺爺分別(管理局尚未發現片桐)

小六暑假惠來到咲良田

國一春天菫搬回來咲良田。

(和MARI在同間醫院出生,曾經離開過咲良田)

國一菫加入學生會,國二春天離開。

國一二菫和春埼同班

國二4/8、18:00遇見惠

國二4/28三人開始在屋頂的聚會

國二8/31菫死亡

高一時8/30菫復活

【沒有全用上的自行腦補設定】

菫小二時因注意到未來重啟知曉春埼存在、在醫院認識片桐。

升小三前離開咲良田時向片桐告別。

國一春天母親去世後菫回來咲良田。

認識惠前對春埼保持一定好感,但並未深交。

菫國一回來才發現片桐變米琪兒、出現奇爾奇爾,未告知他們未來而感到罪惡。

菫未干涉前,高一惠和春埼同班才認識、高一12月冬天浦地才成功

菫遇見惠時開始策劃行動,奇爾等人知曉有計畫但並未知道目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rista 的頭像
Trista

Glass jars

Trist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